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洛克菲勒发家史:标准石油之父,垄断石油工业巨头

2017-03-20财经记者圈

编者按: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1839年7月8日–1937年5月23日)美国慈善家、资本家,1870年创立标准石油,也是十九世纪第一个亿万富翁。在他漫长的一生中,其评价毁誉参半。他极为沉默寡言、神秘莫测,一生都在各种不同角色和层层神话的掩饰下度过。《福布斯》网站曾公布过“美国史上15大富豪”排行榜,最终约翰·洛克菲勒名列榜首。今天这篇文章算是一个人物传记,简单梳理了这位石油大亨的发家史,管中窥豹,从中或许可以看到财富积累的秘诀所在。

约翰·D·洛克非勒,1839年7月8日出生在美国纽约州一个名叫里奇菲尔德的小镇上。父亲威廉·艾弗里·洛克菲勒有一个不大的农场,但他不干农活,在外地做杂货买卖,做过木材生意。1848年,威廉(外号“大比尔”)因涉嫌强奸女佣人和与三个盗马贼有牵连而出逃在外,靠当“江湖郎中”行医骗钱为生。

自幼有生意头脑、爱记账

小约翰自幼学习父亲的“生意经”。8岁那年,他偶然发现树林甲有个野火鸡窝,窝里有不少小火鸡,他等老火鸡离窝以后,把一窝小火鸡抱回自己的房间去喂养,到感恩节的时候,把它们卖掉,把赚回来的硬,行存在自己的瓷扑满里。

11岁那年,父亲逃亡出去了,家庭农场需要劳动力。约翰是长子,理所当然要为家里干农活。但是他把自己当作他父亲的雇工。在土豆田里干活,每小时按3角7分计价。他每干一天活就在自己的账本上记一笔,将来要同父亲结算。

不仅如此,他把自己积攒起来的50美元,放贷给了附近的农民,年利息、按7.5%计算。他心里有数,一年后可以拿3.75美元利自、。1853年,约翰15岁,由于父亲行医赚了一些钱,全家搬到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郊区的斯杜比尔小镇。约翰则在克利夫兰市里上中学。1855年,他高中未毕业就离开了学校。他很明白:他没有可能上大学,不如早点找个职业。

约翰进人了克利夫兰的福尔索姆商业专科学校,读了一期四个月的会计与薄记培训班。然后在一家叫做休斯·泰勒的贸易商行找到了一份工作——当薄记员。上班的第一天是1855年9月26日。头三个月是试用期。他的具体工作是审查单据和存货,核对买进卖出的商品的每个项目,收取佣金。约翰兢兢业业,老板满意,便正式录取了他,而且补给他试用期的50美元薪酬。

从1856年1月1日开始,年薪300美元。不久他遇到了一件事,从弗蒙特运来的一批大理石料质量有问题。约翰找承担运输的三家铁路、水路、汽车运输公司交涉,得到了赔偿,很受老板赏识。第二年起,他的年薪增加为500美元。

约翰爱上了簿记员的工作。每天面对着账目和一大堆数字,他并不感到枯燥,往往沉浸在工作中,主动加班加点。他认定,这是一门好职业。同老板在一起工作,不光可以熟悉会计业务,还可以学习怎样做生意,怎样赚钱。就在他工作的第二年5月,他大胆地做了第一笔投资—房地产。

那是依阿华州夫兰克林县西南部的一块土地。并且还向两位老板贷款1000美元,利息10%。

与此同时,他开始私下里自己当中间商,向父亲、母亲、弟弟借钱,收购猪肉、猪油再卖掉。这是1858年的一笔买卖记下的账:

付给父亲:27.24美元

付给母亲:6.59美元

付给弟弟:159.39美元

约翰从小养成习惯,他的全部收支,一笔不漏地计入账本。许多年以后,当他成了五个孙子的祖父的时候,他也要求他们记账。

1858年,两个老板之一退休,老板休威特十分器重约翰洛克菲勒,要他不光负责会计而且负责对外联络业务。

26岁跨进石油的大门

洛克菲勒离开了休威特和塔特尔商行之后,同莫里斯·克拉克合伙。克拉克和他一样,原先也是在经纪行中当伙计的。为了合作,每人要拿出2000美元作为投资。为此,他向父亲借贷了1000美元,年利率10%。这家名为克拉克与洛克菲勒的经纪行于1959年3月18日在克里夫兰开张,当时洛克菲勒19岁。

克拉克这样形容约翰:“他有条不紊到极点,留心细节。如果有一分钱该给我们,他要去取来;如果少付给客户一分钱,他要让他们拿走。”两人合作得很好,约翰当年分得的利润是2200美元,第二年得了6000美元。

就在1859年的8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泰特斯维尔,埃德温·德雷克钻出了石油,美国乃至世界的石油工业诞生了。在宾夕法尼亚州(以下简称宾州),后来在其相邻几个州掀起了干石油的热潮。井架一个一个地支起来;油井一口一口流出了原油;地上一个又一个土油池;周围建起一座有一座炼油厂。

克利夫兰所在的俄亥俄州离宾州不远。搞油热潮的消息不胫而走,激发着克利夫兰许多人的心。商人们议论纷纷、他们公推年轻、精干的洛克菲勒到油区去调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好的商机。

1860年秋天,也即第一口井出油一年后,洛克菲勒驾着马车前去考察。他背若一支来复枪,跨过州的边界,趟着雨后的泥泞,顺着亚利加尼河向东去。首先来到石油城,他看见一辆辆马车,装载着一桶桶石油在路上行驶,他打起了算盘:一桶油的卖价是3.5角,而一桶油的马车运输费要3角——运距30多千米,运到铁路上去。约翰心里说:用马车拉不合理。这里有河,在河上用驳船运,运费会少得多。

然后他来到泰特斯维尔,这里原本是一个小村镇,而今己是繁华城镇。郊外井架林立,井架边上是破旧的小木屋。钻井设备非常简陋,是蒸汽机带动的顿钻。到处是土油池。

洛克菲勒在他的小本上记道:油井72座,日产1165桶(约159吨)。虽然,油井和产量还在增加,这里是无政府状态,谁也管不了谁。只要有几百元钱,租一小块土地,雇一台钻机,就成了找油商。

回到克利夫兰,洛克菲勒告诉人们,那里一片混乱,油价眼看着向下落。他说,稳键的商人不会去投资生产石油。炼油方面可能有利可图,但是也有风险。

克拉克有点跃跃欲试。约翰·洛克菲勒说,现在干石油为时尚早,大家在拼命挖油,挖出那么多油而不顾市场需要,行情肯定要下落。约翰承认,石油是很有市场潜力的,不过现在的行情不行,投资石油的时机未到。

果然,生产的无政府状态,造成了生产的盲目扩大,1860年产油约8.87万吨(约65万桶),1861年产油12.28万吨(约90万桶),1868年达到41万吨丈约(300万捅)。油价降到了每加仑0.22美元,然而不光宾州,相邻的俄亥俄州、西弗吉尼亚州也开始产油。

洛克菲勒在寻找商机,他又去考察了几次。

机会终于来了。美国南北战争爆发。密西西比河上的民用航运中断。经过克利夫兰兴建了铁路。纽约中央铁路、伊利铁路、宾州铁路这三大家铁路公司争相延长自己的铁路线。克利夫兰成了交通枢纽。

此时,一位从英国移民来的化学家萨姆·安德鲁斯找到了克拉克(他也是英国移民)。当时安德鲁斯在一家炼油厂当工程师,让发明了一种用硫酸处理石油生产优质灯用煤油的新工艺。他想办一家炼油厂,采用新工艺。他想让拉克出钱。克拉克犹豫不决,不料洛克菲勒倒很果断:干!克拉克与洛克菲勒商定投资4000美元,作为新炼油厂的一半资金。新公司取名安德鲁斯与克拉克公司。此时克利夫兰己有12家炼油企业。

新公司上马以后,资本不足。洛克菲勒就千方百计出去找贷款。他同克拉克的矛盾逐渐加大起来。克拉克谨小慎微,他看不惯洛克菲勒放账给客户太谨慎,却冒大风险出去借钱来扩大炼油厂。

合伙的第二年,克拉克决定同洛克菲勒分道扬镳。但是,炼油厂的资本是两人共有的。两个人中必须有一个人放弃经纪行,干石油,另一个则放弃石油,干经纪行。办法是在内部拍卖这部分炼油厂产权。

拍卖从500美元起价,两人互相竟价。克拉克最后报到7200美元,洛克菲勒报了72500美元,克拉克宣布放弃。于是,克拉克退出炼油公司,去干经纪行,洛克菲勒退出经纪行,干上了石油。这一年他26岁。

1865年,公司改名为洛克菲勒与安德鲁斯公司。当时的日产量达500捅(约25000吨/年)。安德鲁斯是技术上的专家,当然主管生产和技术,而洛克菲勒扬其所长,管理公司的经营,从油桶到储罐,从销售到运输,当然还负责资本运作。

当时的石油工业一片混乱。炼油工艺很简单,基本上都是简易生产的炼油厂。卖肉的、烤面包的、做蜡烛的都来搞炼油。而炼油的成品仅仅是灯用煤油(即火油),供人们照明。那时汽油没有用,是讨厌的副产品,只好扔弃掉。

原油生产情况更糟。1859年的原油每桶卖20来美元,1860年下降到每桶9.6美元,1861年跌到0.52美元,最低时一桶原油只卖1角钱。有些生产商、企业相互联合,想商定油价,但是没有用,谁也管不了谁。

原油价格极低,对于炼油商是有利的。但是,炼油业也是盲目发展。不用说在宾州已经有了上百家炼油企业,仅克利夫兰一地,1862年已经有12家,1865年发展到52家。

引入投资者开拓市场

洛克菲勒与安德鲁斯公司的炼油厂设在克利夫兰西南2.4千米的伊利湖畔。它一面濒临大湖,可以利用水运,一面靠近铁路,连接原油产地。

一天,洛克菲勒和他的好朋友弗拉格勒在月光下步行回家。弗拉格勒提出想参加他们的炼油生意。这倒提醒了约翰:弗拉格勒比他大8岁,也出身贫寒,当过给工人,做过小买卖,后来娶了富商哈格捏斯的侄女为妻,不仅是精明的经纪商,而且办了酒桶厂,为哈格涅斯的威士忌厂制造酒桶。弗拉格勒可以在制桶上帮忙呀!他要求用硬木做油桶,以保证不漏油。第一批订单给了弗拉格勒。蓝色的、一样大小的油桶出现在市场上,市价每只2.05美元,而洛克菲勒只花0.96美元。

洛克菲勒严格控制生产成本,管理井井有条。他们的公司不久便出人头地。克利夫兰大大小小50多家炼油企业中,唯有洛克菲勒·安德鲁公司规模最大,效益最好。1865年当年的销售额就达到120万美元。

他们决足把公司名称改为“永精”(Excelsior),即精益求精的意思,要以产品质量取胜,并实行炼油与销售分开管理。洛克非勒让他的弟弟威廉·洛克菲勒开了第二家炼油公司—威廉·洛克菲勒公司,到纽约去开拓市场。

I867年,洛克菲勒和安德鲁斯意识到,应该利用、发扬自己的优势,扩大生产规模。参加进来的两个新投资者,一个就是亨利·弗拉格勒;另一个是弗拉格勒妻子的伯父——史蒂文·哈充涅斯,此人是克利夫兰一大财主。他不在公司中担任任何职务,也不过问公司的经营管理,只是给公司注入资本,而且,由于他在当时的影响,使新公司有更好的信用。新公司名为洛克非勒·安德鲁斯·弗拉格勒炼油公司。

竞争使克利夫兰的炼油业迅速分化,到1870年只剩下26家。

“标准石油”诞生

1867年弗拉格勒的加盟,使洛克菲勒有了一个志同道合的、精明能干的合弗拉格勒加人后打的第一个“漂亮仗”是,利用铁路公司的矛盾和本企业运量大的优势,在减少运费上占了大便宜。

当时,从克利夫兰到石油产地宾夕法尼亚的泰特斯维尔,从克利夫兰到纽约等东部市场,三大铁路公司在相互竞争。克利夫兰石油产品的运输,必须通过平行于伊利湖湖滨的两条铁路:伊利铁路和湖滨铁路。前者的老板是顾尔德,后者的老板是凡德毕尔特。

洛克菲勒和弗拉格勒采取“双管齐下”的策略。一方面,他们公司把两条铁路上所有的油罐车和储油设施统统包租下来,控制了铁路运输的车辆使用权。另一方面,利用铁路各方的互相竞争,利用本公司在克利夫兰是第一大户、运量大的优势,通过谈判,使铁路方面提供优惠运价。

这是弗拉格勒的好主意。《洛克菲勒家族》一书中记述了弗拉格勒对洛克菲勒的一段话:“原产地的石油公司只有需要的时候才用铁路,不需要的时候就把铁路甩在一边。铁路经常无生意可做,实在浪费。如果我们与铁路公司签订合同,每天固定运输多少油,他们一定会给我们的运费打折扣。这个秘密契约只能是我们和铁路公司知道,对外不可走漏消息。这样的话,我们就能挤垮其它公司。”

弗拉格勒很有信心,主动请战去找铁路公司谈判。不料走漏了风声,两家铁路公司都要求与弗拉格勒谈判。

弗拉格勒先找湖滨铁路公司的迪贝尔。“过不了多久,石油业就会不景气了。那时,你就会腹背受敌。怎么样,我们订一个每天运油60辆车的合同吧!我保证每天都有不小的运量。”迪贝尔果然上钩。从原产地运来的原油,当时公共运价是每桶0.42美元;从克利夫兰运往东海岸的成品油,每桶运费2美元。迪贝尔同意,承运洛克菲勒公司的运价分别优惠0.07美元和0.5美元一桶。

洛克菲勒高人一招,仅仅在运费上,他们比别的公司要多赚一笔。

1869年,炼油业受到原油生产的影响,进人了不景气。原油价格同灯用煤油市价的差价很小,炼油业的边际利润很小。加上产量高于需求,销路不畅,大多数炼油企业叫苦连天,一些小公司陆续破产。不少炼油商想加入到洛克菲勒的旗下来。

洛克菲勒看出机会来了。现在公司已经超出了有限的合伙经营范围,要大发展,就要打开吸收资本的渠道。他与安德鲁斯、弗拉格勒商盘后,三人一致同意,把公司改组为合资的股份公司。新公司在俄亥俄州注册,1870年1月10日挂牌,改名叫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Oil Company)。资本金100万美元,分为10000股。公司创始人五人:洛克菲勒为董事长,占2667股;弟弟威廉·洛克菲勒当副董事长,弗拉格勒任秘书长兼会计,安德鲁斯当厂长,他三人各持333股,弗拉格勒的叔父哈克乃斯不担任职务,但有1334股。留下2000股作为给铁路公司的赠品。

为什么叫标准石油公司?洛克菲勒有他自己的主张。首先,他们的公司在市场竞争中必须以质量取胜。当时,许多炼油厂同时向市场上推销各自的煤油产品,质量差别很大。有些产品中汽油的成分多,点灯容易着火。他们产的灯用煤油有严格的质量要求,应当成为市场上所有灯用煤油的标准。他就很快可以创出名牌来。其次,当时盛原油和成品油都用桶,这种桶大小大体都差不多,但是不统一。弗拉格勒原先拥有一家制桶厂,他们的公司一律用自己的大小统一的标准捅。而且事实上,市场上各家袖的尺寸都向他们的靠拢。

石油运输垄断以失败告终

正当洛克菲勒和弗格拉斯在策划如何扩大市场占有率,控制炼油业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

在美国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几家铁路公司互相勾结,企图同大炼油公司联合,来控制石油产量,统一铁路运费,稳定和瓜分运输市场。实际上,铁路大亨们梦想借此控制石油工业。

1871年的一天,湖滨铁路公司董事长华特生晚上前来会见洛克菲勒。洛氏心中有数,这是一场斗法。华特生告诉他,运输石油的几家铁路公司都将携起手来,当时只同各大炼油中心的大炼油厂商合作,结成联盟。联盟成员享受铁路运费的秘密折扣。中小炼油厂商和原油产地的石油公司不能参加这个联盟。

洛克菲勒接受了这个主张。送走了华特生后,他告诉弗拉格勒,参加联盟一定要有条件,必须把领导权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而不能让铁路方面主导,否则,他们就可以提高运输费。

这件事酝酿了一个冬天。最后达成协议,这个铁路与大炼油商的联盟用“南方开发公司”的名义-原先湖滨铁路公司副董事长史考特于1870年开始办了这家公司。联盟就把它买了过来。这个招牌不引人注目。根据洛克菲勒的意见,“南方开发公司”的董事长由华特生担任,他作为铁路方面的代表。其他铁路老板不出现在公司的领导班子里。

南方开发公司资本定为20万美元,分为2000股,每股l100美元。经过一番努力,洛克菲勒两兄弟加上弗拉格勒取得了540股(三人各180股),成为股东中的第一大户。

公司规定,各铁路公司利益均分。它们划分了各自的运输量的比例。铁路、石油运费各有上涨,但成员炼油公司有回扣(每桶40一50美分)。从克利夫兰到东海岸的成品油运输价统一定为每桶2美元,但可以拿到25~5O美分一桶的回扣。对纽约等地的油价也都作了相应的调整。

这一下,参加联盟的几家大炼油商尽管名义上运费提高了,但是比没有参加联盟的中小厂商好处大多了。

洛克菲勒没有让铁路大王牵着鼻子走。尽管董事长是华特生,但是,炼油公司哪一个参加,哪一个不能参加,都是洛克菲勒说了算。他同弗拉格勒选中了全国各地的12家。其中匹茨堡地区4家,费城3家,纽约1家,还有洛氏的同学潘安开设的1家。洛克菲勒、其兄弟、弗拉格勒算3家。这12家之外的炼油企业都是不能享受运费优惠的。

这是地地道道的石油运输垄断。

一夜之间,石油运费涨了几乎一倍。

南方石油公司大刀一挥,伤害的不仅是中小炼油企业,而且还有为数众多的石油产地生产商。人们用各种恶毒语言诅咒南方开发公司。报纸连篇累牍批判南方公司这一作为。产油区歌剧院里召开了大会,会后举行了大游行,“杀死大蟒蛇”“埋葬章鱼!”大会决定,恢复原油生产者协会,改名为石油生产商公会。所有成员拒绝同南方开发公司的成员做交易。大会宣布:

(1)所有石油生产主把产量减少1/3;

(2)不可以用炸药及其他人造工具采油;

(3)30天内不开任何新井。

他们团结起来了。他们的策略是对南方开发公司进行禁运封锁,不给供应原油,看你炼什么油?

原油生产商中涌现了一个领袖人物,叫亚吉波罗。他组织了自卫武装在油区巡逻,不许任何产油商当“夜猫子”,偷偷给南方开发公司供油。

华特生特意去会见亚吉波罗,企图软化他、拉拢他,碰了钉子。

纽约地区的炼油厂也联合起来,成立了一个炼油联盟,同产油商公会联手,共同对抗南方开发公司。

宾夕法尼亚的州议员们组织了对这一事件的调查。事后州议会通过一项法案,宣布南方开发公司不合法。

到1872年3月中旬,南方开发公司顶不住了。油罐里的原油快没有了。

铁路公司一见众怒难犯,态度软了下来。

1972年3月25日,铁路公司联盟、产油区产油商和纽约炼油商联盟三方在伊利铁路公司总部开会,铁路方面作出让步,宣布废除同南方开发公司的秘密运费折扣协议,宣布运费对所有公司一律平等,任何公司都不再享受回扣。于是产油商集团宣布解除封锁。

这一结果,使洛克菲勒和他的标准石油公司受了沉重打击。一方面,名声坏了,另一方面,没有了铁路折扣,最吃亏的是克利夫兰这一带的炼油商。因为产油区只有一个原油外运的问题;纽约等地区的炼油商只有一个原油东运的问题;成品油在当地销售或外销。而标准石油公司和其他克利夫兰的炼油商,既要从原油产地把原油运回来,又要把原油运往东海岸。

兼并小企业独霸克里夫兰

南方公司的失败,人们以为洛克非勒伤了元气。可是,事实相反,在三个月的“石油大战”中,标准石油公司并不是坐在那里“挨打挨骂”。在“石油大战”时期,克利夫兰的炼油企业如同遭遇了大罢工,因为原油供应断了,油库里没有原油可炼了,成品油运费大涨,多运出去一栖油要多花1~2美元。于是银根吃紧,资金周转不灵,而拿了标准石油公司赠迭的股票的银行家们,又不肯给他们贷款。这是洛克菲勒的大好机会。

他首先向其中的较大企业开刀。

1871年年底,他结识了克利夫兰另一家大炼油商-克拉克·潘安公司的老板之一奥立维·潘安,说动了他前来入盟。潘安又说服了另一个老板克拉克。

于是,标准石油公司在当地的第一大竞争对手消失了,潘安和克拉克成了标准石油的新股东。在此之前,标准石油公司已经买下了另一家炼油公司-克利夫兰史坦利公司。

洛克菲勒并不咄咄逼人。对于他想要兼并的对手,总是客气地邀请会面,友好地进行商谈,说明企业兼并的好处,规模大了,成本低了,效益高了,我大,你也大。至于被兼并企业的老板和经理,他都给以适当安排,比如,仍然当他原来工厂的厂长;其中一些很能干的,如潘安等人,则进人标准石油公司的高级领导层,成为洛氏的得力助手。三个月里,克利夫兰的25家炼油企业中,21家都被标准石油公司吞并了。洛克菲勒已经成为克利夫兰地区的“石油大王”。

唯一坚决不加人标准石油公司大家庭的,却是洛氏的另一个亲兄弟富兰克林·洛克菲勒。富兰克林自幼倔强。南北战争中,他主动参军,受了伤。退役后,他不肯同兄弟威廉一样,跟大哥约翰一块儿干,而是自己单独干。他看不惯约翰的所作所为,骂他是“吸血鬼”。富兰克林与别人合伙也开了一家炼油公司,约翰不止一次对他说:“我们要把克利夫兰的炼油厂都买下来。我们给每个厂家入伙的机会,希望你明白,拒接合作的公司将会失败,如果你不卖你的公司,它会一钱不值。”富兰克林硬是不为所动,结果他的公司破产了,他自己成了穷光蛋。

控制美国炼油业

洛克非勒在克利夫兰取得了全胜,就把目光投向全国。他要控制整个美国的炼油工业。

第一个目标是宾夕法尼亚等地几个产油州油田附近的炼油企业。洛克菲勒早就看中了亚吉波多,就是那个带头组织原产地产油商封锁“南方开发公司”的年轻人。

洛克非勒对此人很有印象。原来有一回,洛克菲勒到宾州泰特斯维尔石油城去,在宾馆登记时,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特殊的签名:“约翰·D·亚吉波多,每桶4美元”。当时亚吉波多正领导原产地的产油商们维持每桶4美元的价格。可见此人利用一切机会来宣传主张。

“石油大战”令洛克菲勒看重亚吉波多的组织领导才能。他决心要把这位人物收罗到自己门下来。果然不久以后亚吉波多投入了洛氏的怀抱。1874年秋天,也即“石油大战”后的第二年,亚吉波多在泰特斯维尔开设了一家新公司,名叫“艾克米”(ACME),按英文字面的意思:“十全十美”。

艾克米成立后,就开始收购泰特斯维尔地区各炼油企业的股票。这是洛克菲勒的一手高招,“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皮里”。由当地人熟悉的、以反对洛克菲勒出名的亚吉波多出面,比标准石油公司直接去办强多了。那里的大小炼油商大多数是年轻人,同亚吉波多年岁差不多,也都同他熟悉。

亚吉波多在他的家里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宴会,把泰特斯维尔的炼油界人士都邀请去了。大家喝酒、谈笑到高潮的时候,亚吉波多说话了。如今在产油区搞炼油,日子不好过,不少人已经破产了。看来,只有财大气粗的大公司,像标准石油公司,日子才好过。你们不如跟我一起干,加人标准石油公司大家庭。你们不会有任何损失,而且,也不会丢失职务,继续当你的厂长。有几个亚吉波多的挚友,己经跟他上了“贼船”的,也在旁“敲边鼓”,于是一个又一个炼油人投入了标准石油公司的怀袍。

第二步棋,是把东部发达地的炼油商网罗到自己旗下来。原先在组织“南方开发公司”的时候,洛克菲勒只选中了最大的一家加盟。在南方发展公司解体的时候,这家公司的老板--纽约炼油界实力雄厚的波斯特维克已经同意,把他的公司加入标准石油公司。

1874年的一天,洛克非勒在他的萨拉托加别墅宴请费城、纽约和匹兹堡的大中型炼油企业的老板们。弗拉格勒进行了动员。他分析当时炼油业面临的情况。当时除标准石油公司外,波士顿还有3家,纽约有15家,费城有12家,匹兹堡有22家。标准石油公司的想法是根据国内外市场需求来发展生产,适度调节石油的供需,而不是听任无序的恶意竞争,弄得两败俱伤。洛克菲勒则措辞张硬但又热情。他宣布,己经完全控制了克利夫兰的炼油业,别人插不进来。由于掌握了铁路的石油运输权,纽约也在控制之中。

为什么标准石油公司成立不久,效益这么好?原因就在干规模经营,克利夫兰仅我一家。现在需要全国范围的炼油业大联合,就可以控制和稳定石油-从原油到成品油的价格。也可以压铁路公司给运费回扣,好处很大。

首先倒戈的是费城的大炼油商洛克哈特,他自告奋勇地去争取费城和匹茨堡地区的炼油商。但是,洛克哈特还用原来的名义在经营,有利于做“统战工作”。

不久,标准石油公司就“横扫”了东部地区。它吞并了费城地区鼓大的炼油

公司,匹兹堡一半的炼油企业,还有纽约的几家炼油厂。它已经成为美国炼油的“龙头”了。

1875年,标准石油公司的资本扩大到350万美元。他的日标是把全国的炼油厂都联合起来,置于他的掌握之下。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成立起中央炼油协会。这个协会,美国所有的炼油商都可以参加。

协会的管理人员由会员民主产生。它的宗旨是控制所有原油的买卖,规定成品油(当时主要是灯用煤油)的售价,并由协会出面代表炼油厂商的利益,去同铁路方面打交道,争取较多的回扣。协会的实际控制权掌握在洛克非勒手中。他终于把全国炼油界组织起来了。市场的无序混乱可以走向有序了。

这时,亚古波多在产油区,洛克哈特在匹兹堡,沃顿在费城,派克和罗杰斯在纽约,都在为标准石油公司收购,兼并当地的炼油厂。

1887年,标准石油公司在洛克非勒统帅之下,已经几乎控制了美国整个炼油业,只有纽约还有几家公司不肯参加。洛氏下令“停止进攻”。留下少数炼油厂商在外面,可以避免人家骂他一统天下搞垄断,可以标协他不反对竞争。

到1879年,标准石油公司加工原油,已占美国全部原油加工量的90%,1880年已经达到95%。同样,它也控制了灯用煤油的市场--不光美国,而且是世界。

诞生托拉斯

标准石油公司已经控制了美国的炼油业,同时也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怎么经营、管理好这么多的分散在全国各地的炼油企业?它们大小不一、强弱不等。洛克菲勒要看到的不是几百家炼油厂的联合体,而应该是步调一致、高效率运行的整体。这让洛克菲勒费尽了脑筋。

标准石油公司的核心基地在俄亥俄州。俄亥俄州的法律规定,不允许本州的公司拥有其他州的公司股票。现在这种状况是“非法”的。

洛克菲勒寻求过多种办法来克服这个障碍。

当初,标准石油公司买下纽约州的波士维公司时,他分给波士维现金和标准石油公司的股票,名义上老板还是波士维,日常经营管理还是波士维,法律上这家公司是独立的法人,但年终要向标准石油公司交利润。

还有一家公司被标准石油公司收买以后,把这家公司的股票放在委托人弗拉格勒的名下。

洛克菲勒请兰尼律师事务所来咨询。按照他们的意见,成立一个三人委托小组,把公司所有股东的产权、公司及附属企业的股份,全部委托给这三人小组管理。这三人没有实权,只是每年年终把公司红利分发给各个股东。

这么做还是受指责。法院传讯洛克菲勒,指控他兼并了别的州的工厂。

洛克菲勒想来想去,必须找一个精通法律的人来做自己的助手,并且一起策划出一套不违背州法律的新方案来。他想起了多德。

这里有一点像齐桓公重用曾经射过他一箭的管仲的故事。多德是洛克菲勒的“仇人”。1872年,“石油大战”过程中,多德曾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制宪会议上揭批标准石油公司,指责它是“大蟒蛇”。多德还当过产油区一方的律师,指控过标准石油公司。多德显示了他的才华。

虽然他因喉咙得病,讲起话来声音嘶哑,当场辩论起来口才不佳,但不失为一个精通法律,善于诉讼的人才。特别是多德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出"小商人时代结束,大企业时代即将来临',这一观点特别中洛克菲勒的下怀。于是他聘多德为公司法律顾问,月薪高达500美元,这在当时是很少有的。

多德上任后,给洛克菲勒提了三条“锦囊妙计”,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创立世界第一个托拉斯。

所谓托拉斯(Trust),英文原意是“信托”。多德这样解释他的主张:我们的目的是合并成为一个强大的公司,但是,又不能违反州的法律。出路只有一条:各州的企业合并成为单一的公司,各州的公司财务分开,各有自己的账目,有自己的股票和董事会。

它们在各州都是独立的企业法人,法律上他们是独立的企业,因此也不必重复纳税。但是,各州的公司可以用一样的名字,采取一样的经营方式,上头有一个共同的执行委员会来指挥。各州公司的股票委托给一个托管委员会来掌握。公司以托管的名义发行股票,所有的股东凭此股票分享红利。这样,名义上各自独立的分设在各州的公司,都在托管委员会和执行委员会的控制下。

洛克菲勒和弗拉格勒等人很赞成这个办法。1882年1月2日,标准石油公司召开股东大会(被兼并的各家炼油企业的老板都是股东),正式组成9个人的托管委员会。标准石油公司和各附属企业的股票,全部委托给托管委员会掌握。这9个人当然包括约翰·洛克菲勒、威廉·洛克菲勒、弗拉格勒飞亚古波多等。托管委员会设在纽约。

美国乃至世界第一个托拉斯诞生了。

托管委员会成立后,标准石油公司发行70万张面值100美元的新股票取代了原先的股票。所有股东持有的都是这种新股票。

标准石油公司总部从克利夫兰迁到纽约。这里是这个巨人企业的司令部。

这70万新股票中,上述四个人就占有其中的2/3。

这一托管委员会。同时又是标准石油公司的执行委员会。他们不仅控制了股票发行权,通过股票关系控制着分布各地的附属公司。而且,它又代表标准石油公司,可以购买各附属公司,可以增设或关闭炼油厂。

标准石油托拉斯拥有7000万美元注册资本。在美国拥有了一批不叫做子公司的地区公司--纽约标准石油公司,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俄亥俄标准石油公司等等。投入标准石油托拉斯怀抱的共40家企业。其中14家的股票完全由它掌管;26家企业的部分股权在它手里。

洛克菲勒编织了石油王国的大网。他成了名副其实的石油大王。

利马油田冒险

到19世纪50年代中期,最早发现和投产的宾州泰特斯维尔一带的“老油田”已经开始衰落,而灯用煤油的国内、国外市场已经打开,需求继续上升。原油供应趋于紧张。洛克菲勒从20年的实践中体会到,公司只搞炼油和销售,没有自己的油田,原油完全依赖市场供应的被动性大大,原油价格忽涨忽落,不利于公司的经营和发展。他意识到,标准石油公司需要进入“上游”领域,控制一定数量的原油生产能力。

于是,标准石油公司开始在东部收购一些油山。正在这个时候,在俄亥俄州的西部,靠近印第安纳州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大油田-利马(Lima)油田。产油商一拥而上,产量也急剧增长,1890年产量已经占美国全国产量的1/3。然而,这里产的原油含硫量高,炼出的煤油有一股令人作呕的臭鸡蛋味,销路不佳,价格下落,1886年一桶卖40美分,1887年只卖15美分一桶。

洛克菲勒认为这是一个机会,主张乘机大量购进利马原油。或者干脆买进这个油田。当时,标准石油公司执行委员会几乎所有的人都不赞成。亚吉波多甚至这样说:如果利马原油能炼出合格的油品来。他“保证把那儿生产的原油统统喝下去。”他还把他拥有的公司股票削价卖掉一部分。

但是,格克非勒十分坚持,他强调,第一,宾州的油田供应原油将越来越少。第二,利马油田地处边远,原油又臭,所以价格便宜,只要能够脱硫,成本可以大大降低。第三,我们可以聘请专家来解决脱硫问题。他最后表示,你们如果还是反对,那我一个人来冒这个险,必要的话,我拿出200一300万美元来。

执行委员会只好屈从他的意见。此时标准石油公司中不少人忧心忡忡。利马原油炼出来的灯用煤油,点灯附有臭味。但洛克菲勒自有打算。他聘用了一名出生于德国的化学家赫尔曼·弗拉希,为他建了一座实验室--这也是世界石油工业第一座企业的研究实验室。

弗拉希认为,原油中的硫是可以用化学法脱除的,经过一年多的反复试验,他找到一种办法--用氧化铜作催化剂来脱硫。

标准石油公司于是专门在油田附近-印第安纳州密执安湖畔的惠廷( Whiting ),建一座专门加工利马原油的炼油厂,是当时世界最大的炼油厂。由柏顿博士来实施这项专门技术。而且,专门成立了一家子公司--印第安纳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Company Indiana)。

洛克菲勒冒险成功了。利马原油的价格迅速上升到30美分一桶,最高达1美元一桶。买进的利马原油赚了一倍多。阿奇博尔德承认,洛克菲勒就是比他们高明,“他能比我们任何人看得远,而且看到了拐过弯去的地方”。

短短的几年里,标准石油托拉斯在“上游”迅速扩张,到1891年它拥有的石油产量,已经占全美产量的1/4。不过,洛克菲勒并不想前进得太多。让成千上万原油生产商去找油、采油,对他有利。宾州和利马油田85%~90%的原油买主和所有者是标准石油公司。美过原油收购价的决定权,实际上操纵在标准石油公司手里。

急流勇进

在19世纪八九十年代,在美国兴起了一股反对垄断的思潮。作为最大的垄断性公司,标准石油公司和它的领导人、最大老板约翰·洛克菲勒当然首当其冲。

在1888年的总统竞选中,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打起了反对垄断的旗号。有一些州,包括标准石油公司所在的俄亥俄州、纽约州,州议会先后通过法案,反对垄断。到1890年,美国已经有14个州在法律上规定取消垄断或反对限制贸易。

1888年2月,纽约州最高法院传讯约翰·洛克菲勒,因为有人起诉标准石油托拉斯。约翰十分冷静,他认为这个问题有严重性。他回答了一些调查小组的质询,声称标准石油托拉斯是由股东们的受托人组成的,9名受托人。700个股东。受托人三个月开一次会,等等。他拿出了1882年成立时内部写的条约书。他还说,除标准石油公司之外,美国国内尚有多家炼油企业,说明标准石油公司没有垄断市场。这一场“官司”稀稀松松,开了几次庭,最后不了了之。

1890年,在强大公众舆论压力下,美国联邦参、众两院通过了"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ntitrust Act)“。谢尔曼是一名俄亥俄州的共和党参议员。这个法律宣布”凡以限制州际贸易或国外贸易为目的签订的合同、组织的托拉斯等联合企业或两人以上共同策划的行为属于非法。凡签订这种合同、从事组织这种联合企业或参与该种活动的共谋者均属不法行为"。这是美国反托拉斯运动的开端。

州检察官大卫·华特森有一天到书店闲逛,偶尔看到一本书:《托拉斯--先进的联合企业》。作者调查过标准石油托拉斯,认为别的州的人进入托管委员会,应属非法。华特森正中下怀,就来“开刀”。他起诉标准石油托拉斯违反了俄亥俄州的禁止垄断法。因为俄亥俄州的标准石油托拉斯的股票转到了不住在俄亥俄州的人(委托人)的名下,这些委托人控制了公司的业务。

洛克菲勒请全美律师协会主席都德这位德高望重的大律师来帮助他的多德律师,由亚吉波多前去交锋。双方进行了一番唇枪舌剑的斗争,结果是责备石油托拉斯一方胜诉。1892年月,俄亥俄州最高法院下令,废止标准石油托拉斯的条约,托拉斯再也不得干涉各公司的经营。

洛克菲勒决定把托拉斯总部转到新泽西州去,由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成为托拉斯的新中心。

新泽西州位于美国东部,面对纽约州,工商业非常发达,主张企业独立的思想十分活跃。在别的州一个一个通过反垄断法律的时候,这里于1888年通了一项修正法案,规定“企业体的负责人可以以个人名义买得其他公司股份他按合法程序取得其他公司股份时,也同时取得该公司资产的所有权、矿产权”。这就是说,新泽西州法律允许该州的企业家、投资家取得别的州的企业的股权。洛克菲勒可以在新泽西“遥控”各州的公司,此外新泽西也有利于石油的出口。此时标准石油的煤油,大约有一半进人国际市场。

就在俄亥俄州最高法院宣判的第二天--1892年3月3日,标准石油进行了又一次“脱胎换骨”,宣布托拉斯撤销。各附属公司分立。托拉斯证券换成地区性公司的股票。

与此同时,各地区性公司纷纷增加资本。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一马当先,从300万美元增为1000万美元,增加的700万股票,洛氏兄弟占了大部分。他们又买进托拉斯的大量股票。在此基础上召开股东大会,再发行600万新股,扩大业务。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成为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约翰·洛克菲勒任董事长,弗拉格勒任总裁。洛克菲勒这一安排,是把公司日常事务的管理交给弗拉格勒,他要超脱。

纽约标准石油公司也从500万美元资本扩大到750万美元,由威廉·洛克菲勒当总裁。

各地区公司仍然使用"标准石油'的名称,只是另外注明地方名称。

托拉斯解散了,名义上的领导不见了,但是各公司仍然保持步调一致。

各公司的领导人仍然定期(或不定期)到纽约来开会。洛克菲勒兄弟、弗拉格勒等人都在这些公司中有相当数量的股份。

于是形成了“影子内阁”。洛克菲勒是这一集群企业的“总司令”。而集群企业的核心是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洛克菲勒不喜欢这种看上去松散的联合,他还要把它们集结起来,成为一个高效运转的整体。

既然新泽西州允许在本州的企业持有其他州企业的股份,利用这一法律空间,他想出了办法--把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变为控股公司,而把各州的标准石油公司变成它的子公司。

经过多年的考虑、分析、酝酿、准备,1899年6月,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重新注册登记,使它有权交换其他20家标准石油企业的股份,资本额从1000万美元扩大到11000万美元,并发行100万股普通股,10万优先股股票。于是,标准石油大家庭重新合法地成为一个整体,一个世界少有的巨人企业。

在反垄断的声讨中,标准石油1911年托拉斯被迫解体,分解成38家新公司。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原先的控股公司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几乎拥有净产值的一半,后来成了埃克森石油公司,一直居于领先地位。居第二位的是拥有净产值9%的纽约标准石油公司,后来成了美孚石油公司。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公司,后来成了雪佛龙石油公司。

激流勇退

约翰·洛克菲勒本人早在1890年就想到该退休了,虽然那时他才51岁。他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先是严重的消化不良,饭量变得很小,一天只喝牛奶加些麦片,还不断发胖。而且,浑身长疙瘩、失眠。医生诊断他患了严重的消化功能紊乱症,必须停止操劳。

他不得不卧床休息了一个时期,而把公司事务交给亚吉波多去管。到1896年前后,长期的消化功能紊乱又导致脱发症,不仅头发而且连眉毛都脱落了。他1893年就悄悄地在纽约州的波坎蒂科山买下一个农场,建了一栋木头房子。1896年57岁的他悄悄地搬到那里去住。他从此过上了退休的生活,但对外不作宣布,因为此时标准石油王国已经陷人了被许多人咒骂、攻击和法律诉讼的麻烦之中。

约翰自己和他的亲友都不曾想到,这个在石油界叱咤风云的“石油大王”竟然是位长寿翁。还可以再活41年。

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财富众多的约翰·洛克菲勒就开始关注慈善事业。1889年,他拿出第一笔捐款60万美元,用于资助建立一所教会大学--芝加哥大学,条件是芝加哥人应该募集另外的40万美元。由此开始,几乎每年都要捐钱,10年里先后为芝加哥大学捐了3470万美元,这在当时也是很大的数目。

1901年,他出资20万美元成立了美国第一座医学研究中心--洛克菲勒医院研究所。1903年和1905年,他两次一共捐款4200万美元建立起经议会批准的“一般教育委员会”,促进南方的教育事业。1909年,他拿出100万美元,创立洛克菲勒卫生委员会,推动钩虫病等传染病的防治。1913年,他创立洛克菲勒基金会,先后投入了18285万美元。把慈善事业的慈善对象扩大到了世界上不发达国家。

1937年5月23日,约翰·洛克菲勒最终离开了人世,享年97岁。

今天的两所美国顶尖大学:芝加哥大学与洛克斐勒大学都是他创办的。现今的纽约市也有许多洛克菲勒家族出资建立的地标,如联合国总部大楼、洛克菲勒中心等等。

洛克菲勒在86岁时,写下了这首短诗总结自己的一生:

“I was early taught to work as well as play,

My life has been one long, happy holiday;

Full of work and full of play,

I dropped the worry on the way,

And God was good to me everyday.”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