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骗子与民族英雄之间,隔了多少张假画?

2017-03-15博物馆看展览

“如果说艺术让人骨子里都优雅,那么这个人就是优雅到骨子里的骗子。”

—— 汉·凡·米格伦(Han van Meegeren)

1947年的荷兰,某知名报纸进行了一次面向全国的调查:

“在我们的国家,你最喜欢谁?”

二战的阴霾刚刚飘散,荷兰人民显然不会忘记曾经遭受的屈辱。

最后的投票结果,基本也算情理之中:代表国家未来和希望的新任首相位列第一,代表国家过去和传统的王子殿下排在第三。

但第二名的人选,却不禁像民众们朝世界开了个玩笑:汉·凡·米格伦(Han van Meegeren)。

汉·凡·米格伦(Han van Meegeren)

他是谁?

直白点说,就是一个骗子。

一个专门创作维米尔假画的骗子

1889年,米格伦出生在荷兰的一个小城市,从小,他就怀揣了艺术的梦想,但说到结果,他比希特勒还要悲催一点,他的艺术梦还没发芽,便被父亲扼杀在了摇篮里,去了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学建筑。

由于实在是不喜欢建筑,毕业后,他还是投身了艺术圈,可惜艺术圈更难混,他郁郁不得志,还挨了很多评论家的白眼,被称为“二流画家”。

评论家的刻薄言论险些毁了他的绘画生涯。他被本来很赏识自己的客户扫地出门,只因为客户的评论家说了一句话:“这样的肖像挂在家里,只能降低主人的品味。”

米格伦的非伪造画作

事业失意,情场也不得意,1928年,离异中的他和第二任妻子结了婚,可惜妻子是个花钱如流水的小明星,于是,可能是由于经济的压力,他走上了制造赝品的道路,在对象上,他选择了记载颇少而便于仿造的维米尔,一位距离他三百年的画家。

米格伦自画像

一个骗子为何能成为全荷兰的英雄?

这个故事,要从二战说起。

1907年和1908年间,有一个心怀艺术梦的年轻人两次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得到的却是两次拒绝,在郁郁不得志中,他只能去德国从政。

这个人,就是阿道夫·希特勒。

希特勒

但尽管如此,他的艺术梦并没有破灭,纳粹时期,希特勒一直搜刮各地的古典艺术作品,企图建立一个世界最好的艺术博物馆。

在那些搜刮的艺术精品中,希特勒最喜欢的是一个荷兰大画家的作品,就是维米尔。他不仅小心翼翼地把维米尔的画作藏在储藏室的最里面,而且还引以为豪地挂在办公室里。

希特勒与赫尔曼·戈林在欣赏画作

大boss喜欢,底下的人当然投其所好,于是,维米尔的画作成了纳粹军方的香饽饽。

当时的空军元帅赫尔曼·戈林(Hermann Goring)很识相地从纳粹商人手中买了一副维米尔的画作《耶稣和通奸的女人》,准备献给boss,而这幅画,本身也是纳粹商人从一位荷兰画家手里买回来的。

《耶稣和通奸的女人》

大战结束后,荷兰政府彻查曾与德国占领军勾结合作的奸细,也努力追寻被纳粹收缴破坏的艺术杰作,在查到这次交易时,当局愤怒了。

1945年5月,政府以出卖国家文化财产以及沟通敌国军方的死罪起诉这名明不见经传的画家,也就是我们的主人公——汉·凡·米格伦。

在监狱里,米格伦很无奈,只能说出了真相:

“在戈林手上的不是维米尔画的,而是我米格伦画的。”

荷兰政府笑了,荷兰人民也笑了,大家笑他为了逃避处罚竟说这样的谎话。总之,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话,因为那幅画,实在是太像维米尔真迹了!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在政府同意后,米格伦在狱中开始了一幅“新的维米尔作品”的创作。于是,在记者以及陪审团的见证下,米格伦花了六个月向人们展示了伪作《少年耶稣与长老》。

米格伦在狱中创作《少年耶稣与长老》

《少年耶稣与长老》

当这幅画接近完成时,米格伦得知他通敌的罪名已改为伪造罪名,于是他任性地拒绝完成这幅画和将画变成古老的样子,所以目前这幅画仍呈现着崭新的面貌,不像是放了三百年的画作。

为了最终的确认,荷兰政府成立了由著名化学家、物理学家和艺术史家组成的国际鉴定小组。鉴定小组对米格伦画室内的材料与画进行了详细的物理与化学鉴定,最终确定了:米格伦说的,都是真的。

于是,旁听席上的民众开始鼓掌、欢呼,这个饱受纳粹蹂躏的国家民众,迫切需要一种报复仇敌的快感,而米格伦给了未能主宰自身命运的荷兰人内心深处想要得到的东西——米格伦为他们伸张了正义!他用一张假画戏弄了纳粹。

米格伦成了荷兰人民心中的英雄!一个用绘画技术戏耍、嘲弄纳粹头目的民族英雄。

维米尔真迹上的签名

米格伦伪造的维米尔签名

花重金买下这幅画的戈林更是觉得人生观被颠覆了,后世是如此记载他当时的感觉:“他看上去像是第一次发现真的有邪恶存在于世界上。”

1947年10月12日米格伦被判伪造名画罪,入狱1年。

但由于身体疾病和威尔赫尔明娜女王的赦免,米格伦并未服刑一天。

不过,米格伦本身的建康状况已经很差,在判决两个月后,1947年12月30日,他去世了。

但后世对于米格伦的评价,却与当时的荷兰人背道而驰。

在1947年的庭审中,米格伦这样解释自己从事赝品制作的理由:因为第二次画展失败的打击,他决心向那些曾经给予他伤害的人回以“报复”。

1947年出庭受审的汉·凡·米格伦

但60年后,研究米格伦的美国记者洛佩兹看来,这不过是为贪婪寻找的托词。毕竟,凭借着作伪,1943年,他已经在欧洲各地拥有了52栋房子以及15栋郊野别墅。

而且,洛佩兹在柏林的希特勒私人图书馆中,发现了一本荷兰纳粹诗人的豪华诗集,插图作者正是米格伦,而他在题记中用德语写道:“敬献给备受爱戴的元首,凡·米格伦。”如此看来,米格伦无疑是一个与纳粹关系亲密、嗜钱如命的赝品大师,而非挽救荷兰艺术的民族英雄。

2009年,米格伦的传记《制造维米尔的人》出版,揭露了由安德鲁·梅隆(Andrew Mellon)捐赠给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两幅维米尔画作其实是米格伦仿制的伪作,也揭示了米格伦的诡计和恶劣个性,在美术界引起了极大震动。

洛佩兹《制造维米尔的人》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为避免被发现是伪作,米格伦尝试使用维米尔可能会用的颜料。他狡猾地将酚醛树脂混入油彩里,最后再将完成的油画在110℃烤箱中加热,油画就会硬化,冷却后他将作品表面朝外卷,让作品干漆表层出现极细的龟裂细纹,并让细尘夹在裂纹中,使作品蒙上一层灰而显得老旧。完成后再等几天,米格伦才将作品用自己磨的铁钉钉上画框。

除了技术上的手段,他最高明之处在于,他放弃对大师作品的简单模仿,而是创作了全新的作品,然后把它们当做“新发现的”大师原作出售。

上个世纪40年代,由于汉·凡·米格伦的伪作“太真”,导致维米尔的真迹也被“淹没”在假画之中,维米尔最出名的画作《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也被鉴赏家们冷落在一边,认为是仿制品而非原作。

英国国家美术馆的专家们足足花了10年的时间,才确定《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并非赝品,而是确有“大师风范”。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米格伦曾经接受采访时说:“我的父亲对我说过,你是一个骗子并将永远都是。”

对于一位画家而言,郁郁不得志,却凭借着作伪获得大量财富,甚至留名后世,到底是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呢?这个问题,恐怕也只有画家本人才能回答了。

往期珍赏 · 珍品目录

新版“看展览”APP上线啦!

更及时、更全面的展讯

正在那里等你!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