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狐狸,作妖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2017-03-16 壹读

图片来自网络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值班壹读君 | 振铎

前一阵子,某玄幻古装剧热播,女主角白浅上神一举上位成为众多迷弟迷妹新一代的女神,文能做贤母良妻,调教团子;武能携扇下明宫,夺回墨渊遗体。

总而言之,这位九尾白狐化身的上仙真乃是居家旅行、上竞技、刷副本之必备良品,迷弟迷妹纷纷给出五星好评。相比之下,她一位家住轩辕坟的同族却背上了史上最大黑锅之一——夺舍苏妲己,妖媚惑主,断送成汤江山六百年。

同样是九尾的狐狸,做妖的待遇咋就差这么大呢?所以今天不妨谈谈关于九尾狐的传说。

家住青丘,天生九尾

白浅上神乃是远古神祇之后,这大抵不错,九尾狐确实是中国最早记录在册的异兽之一,《山海经》两提“九尾狐”,说它是居“青丘之山”的异兽,“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提到这,估摸一大波迷弟迷妹已经收拾行装打算追溯白浅上神的故地,看看有没有上神的后代,万一再发生点啥……

好吧,扯远了。虽然这个几率很小,但是为了支持大家的出行计划,壹读君特地翻箱倒柜,翻阅资料,最终有了点眉目。

虽然青丘之地很可能只是幻想中的地点,但是,有学者考据青丘应当在如今的鲁南到苏南一带,也有人认为可以具体到太湖附近,所以想去的同学可以报个太湖一日游什么的......

啥?你问为啥好好的狐狸要变出九条尾巴?

“阿达,就你事多”(一脚踹开),幸亏壹读君准备充分。要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壹读君先要指出,虽然九尾狐不一定真地曾经存在于人世之间,但学界普遍认为,九尾狐曾经是青丘一带某部落的图腾。

图腾和九尾之间有什么关联?关联大了。

在原始社会,图腾作为一个部落的象征,既是部落族人的身份象征,也是部落族人精神的寄托,因此我们可以从此揣测先民的意愿。

李炳海先生认为这可能如“龙”的来历一般,龙可能就是崇拜不同动物的部落在融合之后各自取出图腾的一部分组成了龙,多个部落共同以龙作为图腾,表达身份象征。九尾狐也是一样,不过方式更为简单粗暴,来一个部落,加一条尾巴,来一个部落,加一条尾巴,而九为极数,因此成为了九尾狐。

而李剑国先生则认为这是一种生殖崇拜的象征,尾与阴户相连,多尾则多阴户,是一种女性生殖崇拜,象征多子多孙,代表了先民们希望子孙繁茂的愿望。

祥瑞之狐,历汉至唐

作为图腾,九尾狐在战国时就被认为是异兽,《逢周书·王会解》中就有将九尾狐作为奇兽上贡的记载。到了汉代,九尾狐的地位则更加高贵,成为了通吃天人两道的祥瑞之兽。

九尾狐上位这么快,还要归功于当时流行的天人感应观念。人们认为人间事物和自然事物有着联系,吉兆必然有好事发生,凶兆则必然带来坏事,并且有一套成体系的符瑞系统,九尾狐就与龙、凤等意象并列被看做是祥瑞之兆。

在人间,九尾妖狐被视作王者天命和太平盛世的象征,以至于“汉至北魏,凡言帝王符瑞者,莫不言及瑞狐”。典型的代表就是涂山之女的传说,鉴于人们想象力日益丰富,以及考虑到尚未建国,动物还能成精的基本国情,东汉赵烨在《吴越春秋》中就将大禹之妻涂山氏与九尾白狐结合起来,说神禹娶涂山氏为妻(一说《吕氏春秋》佚文中就已记载此事),因此后世老狐多自称“涂山氏之苗裔”,这么说来妖界也是个拼爹拼家世的社会啊......

而儒家伦理也把九尾狐看作是有德之兽,认为“狐死首丘,不忘本也,明安不忘危也”,是安不忘危的君子之兆。额,说白了就是狐狸死的时候,头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被认为是“不忘本”的象征。

在天界,九尾狐在西王母麾下找到了一席之地,成为了接引死者去往天国的珍兽常常被绘于豪门大户的墓门之上。此时的西王母图像,多有九尾狐、金乌、玉兔、蟾蜍相伴,九尾狐与金乌并立于日轮之中,象征“阳”,玉兔、蟾蜍则置于月中,象征“阴”。

至此,九尾狐家族的权势达到顶峰,一时之间可谓炙手可热,就连北魏孝文帝这位九五之尊,为了取得汉族士人的认可,也常常提及九尾狐的祥瑞之兆,作为自己政权合法的佐证。

但是,盛极而衰,伴随着南北朝志怪小说中狐形象的妖化以及隋文、隋炀二谛严厉打击符瑞之说,至唐代,瑞狐信仰开始逐渐消亡,不为后世官方所认可。(虽然,清朝早期帝王信仰萨满教,认为狐有灵性,官府也尊狐仙为“守印大仙”,但是这一支来自于东北关外,不属于九尾狐一脉)

惑主狐媚,不详之兆

虽然唐前官方盛行瑞狐崇拜,但在民间,自汉代开始,就已经出现狐妖作祟的传说,而至魏晋南北朝,作祟妖狐逐渐完成了兽形向人形的转变,这种说法也就愈演愈烈。

虽然此时偶尔也会出现学问狐来到人间,与博学之人谈玄论道的故事,但是狐妖故事的主旋律已经转变:或有狐妖好化作俊男靓女魅惑凡人,或有狐妖好化作老人、稚童,捉弄俗人。在这些故事中,狐妖已经与鬼魅并列成为需要延请道士加以铲除的存在。

虽然南北朝的志怪小说并不提及九尾狐,但是同属狐族,而且九尾狐还是普通狐狸的究极进化体,原本只属于普通狐妖的标签,如淫荡无度、蛊惑人心等,也被打在了九尾狐的身上。最晚到北宋时期,九尾狐就已经被污名化,宋真宗时陈彭年因好媚于上而被“时人目为九尾狐”;而赵令畴的《侯鲭录》中则将善于媚惑的官妓比作“九尾野狐”。

到了元代,讲史话本《武王伐纣书》则开了将亡国之女和媚人之妖结合起来的先河,讲述了“九尾金毛狐子”强占了苏妲己的躯体妖媚惑主的故事。而明代的《封神演义》则将九尾狐妖媚惑主的形象推至巅峰,它把商纣王说成是“才兼文武”,且外有忠臣良将,内有贤后淑妃的太平君主,而只是因为九尾狐妖太过妖孽,而被魅惑,行种种不仁之事,成汤六百年竟毁于三个女子之手(轩辕坟三妖纷纷拒绝接受采访,其经纪人表示这口黑锅,我们背不了)。

自此以后,九尾狐的人设就彻底被改变,九尾狐不再是“王者不倾於色则至”的象征,反倒自己成为了断送王朝的红颜祸水(据壹读君报道,狐族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封神演义》······诶,许仲琳老爷爷,小子无知,知道错了啊!)

不管是否真有其事,九尾狐狐妖媚人的淫妇形象最终烙印于人们心中,虽然清朝小说中描绘了一些敢爱敢恨,可歌可泣的狐妖形象,但是九尾狐仍旧未能摘下黑锅,至今在一些地区,人们仍然会用“九尾狐狸”等词语,作为骂人时极为阴损的词汇。

至此,壹读君只能表示,熏疼九尾狐们。

参考资料:

袁珂,《山海经译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袁珂,《中国古代神话》,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胡堃,《中国古代狐信仰源流考》,《社会科学战线》,1989年01期

李炳海,《从九尾狐到狐媚女妖——中国古代的狐图腾与狐意象》,《学术月刊》,1993年12期

蔡堂根,《九尾狐新解》,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年01期

赵静,《中国古代文学中“九尾狐”形象的嬗变》,《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2年03期

王守亮,《唐前瑞狐文化的演变与兴衰》,《浙江海洋学院学报》( 人文科学版),2013年01期

戴璐,《汉代艺术中的九尾狐形象研究》,《民族艺术》,2013年03期

夏侯轩,《从中国古代志怪小说看狐妖形象的演变》,《语文建设》,2016年15期

如果你觉得今天的文章还不错

动动手指,给壹读君点个赞呗

和壹读君勾搭的传送门

联系电话:010-85690155

人才招聘:recruitment@yidutianxia.com

文章投稿:tougao@yidutianxia.com

商业合作:business@yidutianxia.com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