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冒死创业的你,如何捞到一家有IPO潜质的好公司?

2017-03-21 二说

今天的年轻人好像不投身创业大潮都忒对不起自己,尤其马云那句话影响深远,“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成功了呢”,但左右创业成败的因素很多,能力、机遇、运气、人脉缺一不可,也许换一个时机,马云就在肯德基一直干下去了。

没有足够积累的创业其实是一种不计后果,孤注一掷,自绝退路的选择!

对于多数人来说,找到一家合适的公司做为起飞前的落脚点,通过与成功者为伍的方式获取必要的阅历、能力、知识、经验、人脉的原始积累,对后来的发展才是事半功倍,要知道,自己领路和别人带路的风险完全不同。

那么,如何找到一家有前途的好公司呢?我们从几个角度来解读。

首先判断一家公司的视角虽多,但从员工的角度只有一个,那就是能不能给你带来超出预期的经济回报,其他都不重要。

360的周鸿祎曾说他“不喜欢为钱而工作的员工,但一定要给员工好的经济回报”,这话的悖论在哪儿?

就一点:一家企业有什么资格要求员工不为个人发展而只靠使命感支撑呢?每个人都希望做既有意义、又有情怀的工作,但前提是有合理回报,马云早年确实忽悠了一些人拿很少的钱跟他一起创业,但那是有缜密的商业规划和远期财富故事做背书的,我不认为其中有人是纯粹被忽悠过去的。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所以结论是如果有哪个公司忽悠你不拿或只拿很低报酬,你一定要用直觉去判断,你碰到下一个马云的机率比中彩票还要低。

下面我们就总结一些判断一家公司是否靠谱的实用方法。

先说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尽可能选择一家有独立IPO计划或时间表的公司?

一般来说呢,不愿或者不太着急上市的公司基本是三类:

这类公司大多有员工期权计划,但变现周期充满不确定性。

一类是正在亏损做市场,这类公司往往有庞大的现金流,但假如有一天失去了对市场的垄断控制力,风险其实很高,因为它生存下去的前提是可以不断拿到低成本投资,这类型的公司很多,比如滴滴、新美大等等。

我知道不少人欣赏这类公司,但为什么不推荐你去这样的公司呢?

因为这类公司有可能被一份文件打败,也有很大可能性兼并或重组,而在这个过程中,公司创始人和VP们始终是有机会解套的,比如优步中国归了滴滴,柳甄马上去今日头条开工了,赶集与58合并,杨浩涌转首就做了瓜子二手车,土豆的王微也转行做了追光动画,但普通员工甚至中层不会有这份好运。

当初优步中国年轻人那种被出卖的感觉就特别强烈,赶集的员工们在58想来也有很多心酸,而土豆员工在优酷又有多少发展机会?

还有一类公司有稳定的粘性客群,但目前价值变现的机会还不明朗,所以宁可等待,这类公司的上市意愿就不是特别强烈,比如豆瓣、知乎、果壳。因为他们可能有很好的用户口碑,掌握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员工有比较好的职业荣誉感和美誉度,也学到了一些东西,但请注意一点,这类公司因为对资金没有太多渴求,创始人较少受到外部压力,会坚定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去缓慢的打造公司。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员工在可预见周期内,只能依靠工资来实现个人价值,相对来说,你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就变得很高了。

还有一类特殊的公司,它在有一定壁垒的市场中掌握了某种核心技术,所以它不缺钱,时刻准备去搏更大的机会,比如做无人机的大疆。

很多人在说《连线》杂志的克里斯·安德森做无人机也败给大疆了,没错,这说明中国公司做消费级电子产品还是很牛的,但你要注意:

第一,纯粹从技术角度来说,大疆未必敢说是站在第一位的;

第二,无人机本身只是个载体,它还是需要很多技术做集成;

第三,这个行业随时有出现颠覆性突破的可能,因为资本和技术太密集了;

换句话说,整个行业并不处于稳定期,所有企业的江湖地位都是随时可能发生变化的。

因此,上述三类不太急于上市的公司表面很有吸引力,但因为它相当时间内不准备IPO,所以员工呆在这种公司的机会成本很高。

假定你是一家即将IPO公司的骨干或中层,你的公司可能没有大疆那样的江湖地位,也没有共享经济之类理想主义的光环,但你仍然有可能拿到相当数量的原始期权,这个期权拆股后可以扩充好几倍,那么在这个期权在被授予你个人之后,即使除去行权成本和杂费,你的收入仍然相当于在普通公司几十年的奋斗。

所以如果你想奋斗3-5年就获得一个不错的江湖地位以及财富积累,那么加入一家IPO公司是必经之道,除非你能去像华为这样薪酬结构的公司。

既然IPO如此重要,那么你如何确定一家公司有可能成功IPO?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看业绩,但怎么看业绩?

打个比方,你有两家公司做备胎,A公司规模大,做全平台;B公司做垂直细分市场,但A公司靠烧钱聚客,B公司规模小,但有稳定盈利,你怎么选?

市道好的时候,你要坚定选择前者,中国有很多这样的公司都取得了成功,但在时下,建议你果断选择后者。

为什么?

因为互联网下半场拼的是商业模式的盈利能力,而赚钱的前提是什么?就是两条:

成本+体验!

我们回头再看A公司的缺点是什么?

就是成本很难控制,比如滴滴,最初它和快的竞争打车市场,烧钱烧到背后的投资人都撑不住了,所以拼命撮合两家合并,大家以为滴滴可以停止补贴了,躺着赚钱了。

然而优步马上杀了出来,继续补贴,滴滴好不容易把优步中国吞并了,又以为可以躺着赚钱了,但新政又出来了,把这个业务变成了一个许可证方式进入的小市场。

于是滴滴再换思路,准备一面减少补贴,一边淘汰冗余运力,以便转向相对高端的市场,但神州专车、易到用车、首汽约车站出来继续烧钱补贴,同时还大量招聘司机,目的就是要把滴滴的运力抢走。

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抢占的市场越大,你舒服赚钱的可能性越小,所以滴滴这类公司虽然规模很大,但它总是处于焦虑之中。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烧钱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也不存在门槛,谁不会花钱啊,对吧?特别是大家都知道中国目前货币超发,热钱很多,所以一定会有别的资本进来与你竞争。

现在的情况就很清楚了,滴滴只能在满足规定准入条件的情况下去和出租车竞争一个很小的有限的市场。

同样情况的还有小米,大家都知道,最开始小米手机是有先发优势的,在它推出成熟智能手机的时候,国内还没有对手,所以2013年和2014年小米在各项数据报告里总是国产手机的出货量第一,总是天猫和京东双十一的销售冠军。

但后来大家都学聪明了,什么摩尔定律啊,不靠硬件盈利啊等等这些竞争手段别人马上就学会了,反过来和你竞争,小米现在的优势就大大缩小了,小米估值承受的压力也特别大,到2015年雷军已经不准再说小米是第一了,也不再公布货量数据,小米转而去做MIX这样高附加值的概念手机,想重新去夺取技术优势,也就是变相回到了当初那个“为XX而生”的细分市场。

所以我们看到,A类型的公司有这么几个特点:

1、有可能成为恶性竞争的策源地,总是很焦虑;

2、基本不提上市计划,因为形势总是很不稳定;

3、估值有极大波动。滴滴现在大概300亿美元,能否维持很难说,小米曾经到过400多亿,现在有人说是40亿(或许言过其实)。

4、有可能重新回到一个比较小众的定位。

我们再来对比一下其他的关键因素:

大疆公司是2006年成立的,至今10年。

小米公司是2010年成立,至今已有5年。

对比一下2010年成立,2014年上市的猎豹移动,2008年成立,2012年上市的唯品会。

你会发现:

同样四、五年的时间,大疆、小米和猎豹、唯品会员工的个人财富积累可能已有代差,我们知道,当时猎豹中层和核心员工出了几十个千万富翁,百万富翁更多。

唯品会在2011年就不惜巨亏把高管期权做到薪酬报表里了,目的就是让这些期权持有人在行权时确保赚钱。

我们可以想象,这些人无论是退休了还是继续创业,其实都有一个更高的财富起点。

再比如大疆,你在这样的企业或许有很强的荣誉感和自豪感,但还是那句话,你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非常高,2006年做飞控和无人机的公司有多少?死掉的有多少?变成大疆的又有几个,大家都看得到。

当然,你可以在一家理想主义的公司靠使命感支撑10年,自豪的去享受职业荣誉感,但人的一生中有几个可“挥霍”的10年?

作为个体,你仍然需要一种判断和实现自身价值的实用主义方法论。

有些公司可能看起来非常好,也确实站在风口上,但只要它不及时把自己的价值变现,那么不管它的规模做到多大,江湖地位都是随时可能发生变化的,对员工的价值就是存疑的,你待在这种公司的风险必然是极高的。

在这个问题上,一定不要有老板灌输给你的代入感,因为公司无论成功和失败,对大多数老板和高管来说都是有获得的,也有退出方式的。

乐视体育之前裁了1400人,总编辑也提交辞呈了,但马上宣布加盟暴风体育,很难说他的个人价值会受多大影响,而对那些排队办理手续的普通员工来说,这就是绝对的失败,因为你的时间和精力白白消耗了。

那么,加入一家公司的最佳时机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B轮融资以后。

按一般规律,C轮都会是金额比较大的一笔融资,比如摩拜和OFO的C轮都是1亿美元,B轮都是千万级,小米B轮是9000万,C轮直接2.2亿。C轮的特点是创始团队和投资人的期望值都提高了,公司在管理层面会有较大变动,大量空降式的高阶职场人士大多是在这个时候进入的,公司内部的组织排异性也会在这个阶段逐渐显露出来,所以除非你有特别牛B的资历和背景,那么你在此时加入战场的成本和代价都是很高的。

而B轮的公司往往氛围是最好的,因为此时公司规模扩大、朝气蓬勃,老员工的团队意识和包容精神处在最佳状态,对新人的排斥不明显,融入也比较容易。

最后也是最最重要的环节,就是一个公司可能IPO的征兆有哪些?

永远不要相信创始人的表态,那都是烟幕弹,因为中国公司融资和上市前的黑公关特别厉害,所以很多时候你不能参考公开的消息源,只能自己判断。

总的来说,留意这么几点吧。

第一,公司在条件不具备或时机不到时,突然上线某产品或业务;

不要以为老板脑子进水了,最大可能是市场机构认为公司的想象空间不够,所以老板不再考虑进入某场景的时机和难度,立刻投入力量快速启动,那么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加入公司,这就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了。

第二突然加大营销力度,或者用某种办法在冲业绩。

这说明公司对营收规模有追求了,有一个短期内要达成的任务,快速拉动营收多半依靠巨额依靠巨额投入,不可持续,所以这个短期行为背后一定有短期目的,很可能就是融资或上市。

第三,公司以前追求规模,现在突然强调盈利。

很多O2O或者共享概念是不怕赔钱做市场的,假如有一天,突然强调盈利了,说明公司有优化财务报表的考虑,这个主要还不是忽悠投资人,主要是为了上市,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是公司融不到钱了,烧不下去 ,要自救了,这个靠你自己判断了。

第四,会议室里突然有一帮人没白天没黑夜的做审计了。

未上市的公司没义务对外公布经营数据和信息,但如果突然有批生面孔跑到公司里没日没夜的跟财务报表打交道,这可能是好事将近了。

说明公司可能正在委托三方公司出具中立财务报告,这往往是融资或上市的前奏,比如滴滴2015年5月左右就找了普华永道来做财务报告,说明那时候它有一个窗口期,但数据很快就泄露出来,导致优步加紧了补贴攻势,随后优步中国又出来独立融资,所以滴滴就先放下这个事情了。

第五,公司受公关攻击的力度突然加大。

黑公关最喜欢在企业上市或融资前发动攻击了,这种狙击的效果特别好,有时候甚至能直接弄死一家公司,所以有这种事情也说明好事将近。

第六,企业开始处理一些原来避谈的商业闭环。

还是以滴滴为例。

新政之前滴滴估计到了会对车辆准入做一些限制,所以它开始增加自营车辆,但如果自采车辆,在财务模型上就必须解释这些车辆退役后如何处理。

所以滴滴就搞了个创业伙伴计划让司机加盟,用每月保证流水的方式在三年后获得一部车辆。

第七、仔细观察外部披露的企业数据。

公司业绩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水分,有些是通过财务手段做出来的,但公司不会无目的的做这些东西,支撑的动力多半是上市。

比如毛利率,假定行业一般毛利率是5%,而你的公司突然宣称做到8%,或者公司的应收账款突然有大幅度增加,这都说明公司有上市的考虑。

这些信息在公司内部很容易核实,即使你不在要害部门,比如你的公司究竟在产品、技术、运营、渠道、销售以及成本控制上有没有超出同行的地方,如果没有,那毛利率突然诡异增加就一定有问题了。

类似的数据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