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袁世凯不懂:青年的妈、中年的老婆、老年的儿子 都是命根子

2017-04-20近代史论语

冯玉祥虽然才三十五岁,但也是北洋军一名少将旅长了。不过除了前两年剿灭白朗流寇,他并没有经历过多少战阵,因此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很多年后,他回忆道:“我带队伍出泸州不过十里,就看见漫山遍野退下来的溃兵。”军官们狼狈不堪,士兵们穿着又脏又破的衣裤,“有的光头赤脚,有的背着枪却没有一粒子弹”,而伤兵无人过问。

冯玉祥听到,溃兵们“一路不停地骂他们的长官”,军人该有的秩序完全丧失,“大家你推我挤,踉跄地奔跑”。

这是1916年1月26日,接近农历的腊月小年。冯玉祥目睹了西南系地方实力派成军以来第一场胜利,也是北洋系同西南系交战的第一场失败。

这是护国战争中的一幕。从政治和军事角度来看,这场战斗无论谁胜谁负,都没什么战略意义,但就历史角度来看,这是西南系军事实力派挑战中国最高权力的开始。

自此,西南系及其重要干部,陆续走到聚光灯前,开始上演一幕又一幕历史活报剧,到己丑年(1949)才告一段落。

影视剧中冯玉祥的形象总是很正面

从本质上来说,护国战争是点缀着军事战的政治战,且决胜的重要力量,“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

袁世凯所忧心的,是那些老部下对于自己称帝的态度,徐世昌、段祺瑞、冯国璋,这些人的翼赞极为重要。至于孙文、陈炯明、梁启超、蔡锷,他根本不在眼中。

而岑春煊呢,一直是当年在朝廷的死对头,但现在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他唯一可依靠的力量是之前的下属陆荣廷——不过后者远在贫瘠的广西,也翻不出什么风浪。

何况,还有龙济光这个滇边蛮子替中央镇住广东。若陆荣廷绿林流寇胆敢叛逆,这两位前广西提督必然会血战一场,谁胜谁负,未尝可知。

然后,袁世凯犯了一个错误。

陆荣廷的儿子死了。

古代君王指名抽调手握重兵的封疆大吏的儿子进京,任内廷侍卫,表面上是宠爱和提拔,实质上是羁押为人质。袁世凯在称帝野心开始暴露的1915年夏,也效仿前人故智,召陆荣廷儿子陆裕勋为侍卫武官,即刻进京。

到1916年初,蔡锷已经在云南揭起反袁护国的大旗,滇军也经贵州向四川进发。正在这时,陆荣廷给袁世凯发了份电报,替陆裕勋请假——我突然身体很不好,请大总统恩准,让我儿子回广西来探病吧。

袁世凯令人吃惊得大度,当时就准假,特许陆公子回乡照顾老父、

当然,人人都知道这是一场“政治三岔口”——陆荣廷在试探袁世凯的信任程度,也在表白自己对袁氏的忠诚。

若袁氏不信陆荣廷,就不会释放陆裕勋;若陆荣廷真要反袁,也不敢明目张胆要求中央放人,他只要出重金,安排一些江湖弟兄帮陆裕勋秘密逃出北京就行。

袁世凯何等世故,自然一眼就看穿了陆荣廷的这两个用意,当然也不会对他儿子再作留难。

广东将军龙济光对袁世凯忠心耿耿

然后发生了一件近代史上从后来看算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但从未引人注意——陆裕勋从北京回广西,竟然在汉口停了下来。

有史料说,他在汉口病了。可是,为什么是汉口呢?

—有什么问题呢?

—当然有问题,这条根本不是回广西的路。因为当时根本没有京广铁路。

清末,京汉铁路,即北京到武昌通了火车。而要到十年以后,即1918年,这列火车才能开到长沙,1936年,才能开到广州。

那么,在1916年,北京回广西正确的方式是如何的呢?

从北京坐火车到天津,在此坐船经黄海到上海稍作停留,然后经东海至香港,再换船经南海至越南海防;在此坐火车,经滇越铁路到镇南关,再由公路经龙州抵达南宁。整个行程差不多要四十天。

所以说,陆裕勋去汉口做什么?

或许,他去汉口看个朋友,或许,去买样东西。谁也不知道。

更要命的是,他在汉口病了,而且没几天就死了。

现在,几乎所有历史学家都认为,就像宋教仁一样,陆裕勋也是袁世凯下令暗杀的。但是我们却认为,就像宋教仁一样,陆裕勋并不是袁世凯下令暗杀的。

因为宋教仁及其基础国民党没那么重要;因为陆裕勋及其父亲陆荣廷也没那么重要。

而且,宋教仁的死激怒了国民党,陆裕勋的死激怒了陆荣廷。这对袁世凯的大计来说,都是反作用。这两人被暗杀的时候,恰巧是他最需要稳定的当口。

一得到儿子在汉口暴死的噩耗,陆荣廷马上召集他麾下最为亲厚信赖的二十多名重要将领,以“如有违异,饮弹而死”的毒誓,开始了广西的反袁起义。

所以说,青年人的妈,中年人的老婆,老年人的儿子,都是命根子。别动,动了就会跟你拼命。

陆荣廷也做过广西提督

那一年,陆荣廷五十八岁。儿子死了,他准备跟袁世凯拼命。

相信千里之外,那个杀死陆裕勋的人笑了。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他是谁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袁世凯最大的仇人。

我们刚刚说,袁世凯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在此时犯的。他竟然给了陆荣廷大量军饷械弹。

2月14日,陆荣廷与麾下歃血为盟,发毒誓准备反袁到底。然后一面请梁启超来南宁主持大局,另一方面假意向袁世凯输诚,强烈要求亲自率大军西征贵州,挡住蔡锷指挥的护国军。

3月4日,梁启超自上海启程,远赴广西;与此同时,袁世凯竟然不疑有他,同意陆荣廷的攻黔计划,并任命他为贵州宣抚使,还根据陆提供的菜单,拨付了一百万银元的军饷和五千支步枪(及所配子弹)。

这就是袁世凯所犯的低级错误。

按常理,无论陆裕勋是谁所杀,陆荣廷必然会归咎于袁氏,并与之不共戴天。如此,袁世凯应一方面同他虚与委蛇,一方面立即调遣对中央极为忠诚的广东将军龙济光入桂,以讨伐云贵叛军的名义,迅速占领广西各处战略要地。

但袁世凯非但见不及此,反而会不可思议地上了陆荣廷的大当,傻乎乎地给了桂系军队那么多饷械。

——这一粒粒子弹,最终都会打穿北洋军人的身体。

欺骗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冯国璋,信任对自己满心诅咒的陆荣廷,袁世凯其实一辈子都在犯这种智力错误。

他有大志而无大智,有雄心而无见识。一辈子的政治手腕,只是江湖市井的机巧路数,即没有英雄豪杰的雄浑刚猛,更没有圣君贤臣的雍容清澈。

他对时局算不清,对战略断不明,每每靠时运转换来借机上位,最后非但一无所获,还身败名裂,终成为近代史上的一枚笑柄。

声明:本微信公众号文章均为原创,作者就是我,名叫许敬,表字和笔名是克念

谢谢!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