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故事|那一夜,兄弟伙儿的酒,醉了青春的理想

2017-04-2151号故事铺

七年前,我读研一。

宿舍有个哥们,性格非常鲜明,读书非常刻苦,他的闹铃每天都是宿舍第一个响的,于是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闹闹。

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格,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游戏不看小电影。坚持长跑,酷爱读书,思想独立,当我们还在按部就班地上马恩列斯毛邓三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拉着我们逃课去旁听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这样高大上的课。当我们一脸迷茫地问他黑格尔是谁时,他从鼻腔里甩出一个鄙夷的表情,接着45度角仰望天空甩给我们一句话:我们,在我们那些牧羊人的带领下,总是只有一次与自由为伍,那就是在自由被埋葬的那一天。当时我们就地惊呆了,觉得智商被无情地碾压和羞辱,因为虽然我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就是觉得好牛逼!

但这个哥们儿最大的特点是,愤青,极端,忧国忧民,咒骂社会不公,百姓不易。用他的话说,中国的百姓太苦了。可就是这么一个把社会、政府、体制骂得体无完肤的人,毕业的时候竟然和我们一样考了公务员,选择进入他一直诟病的体制内,去了北京一基层政法部门从事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干的信访工作。

我们大惑不解,问他为什么,他再一次鄙夷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眺望远方,一脸的高深莫测说,知道特洛伊木马吗?改变一个东西最快的办法是打入到内部去变成它。我们再一起被他的机智和抱负深深折服,并毫不怀疑他的决心和真诚。

三年前,我们毕业两周年的聚会上,天南海北的四个人毕业后第一次聚到一起。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微醺。一个四五个纯男人的聚会,喝酒大概有这么个规律:喝到三成的时候谈政治,六成的时候谈姑娘,九成的时候就开始谈人生谈理想。当时我们已顺利进入最高境界,理想。

我们问他,喂,闹闹,体制改变的怎么样了?你都为水深火热中的百姓做了什么?

他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们还记得他说过的这句话。他深吸了一口读书时从不抽的烟,并一口闷掉面前杯子里读书时从不喝的酒,然后说了一句让我们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大跌眼镜的话:妈的,别提了,现在的刁民太难对付了……

然后,我们就醉了。

我们三个当年被黑格尔吓着的年轻人,开始批判这个曾经满嘴都是黑格尔的人。

我们满嘴酒气质问他:“你长大了,毕业了,工作了,当领导了,当父母了,你开始有了各种身份标签,可能你的理想还像小时候一样遥远,而且你也不打算去实现它了,可你是否还记得当时的初衷和真诚?”

我们拿着酒瓶子捅他,“作为这个时代体制内的青年人,能近距离地见证一些变迁,或者更幸运一点,能身体力行地参与、体验一些改变,是我们这一代青年的命运,也是幸运,不是吗?“

我们甚至背诵了毕业时导师送我们的话,“只要你真心为了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无论将来你我从事了何种工作,权重或者琐碎,光荣或者平凡,为了法治,为了正义,你我理性宽容,各自珍重。”

那一夜之后,四人各奔东西,能记得的,是兄弟的酒最醉人。

最近一次和同事追捕,蹲了几个通宵终于把一名涉嫌职务犯罪的嫌疑人抓获,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发红的双眼,去路边摊烧烤喝啤酒。

电话响了,原来是大学里读黑格尔的那位兄弟。他在电话里问我,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值得的?

我一手拿着啤酒瓶,一手举着电话,脑海里也出现了疑问,“你说我们抓的这些人,当他们高高在上酒池肉林骄奢淫逸的时侯,会不会想到有一天连吃个路边摊都成了一种奢望?你说等我们这辈子过完,回头看的时候,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值得的?你做过哪些事,才会觉得此生无憾?……”

我发了一会儿神,电话那头也静得吓人。

我突然想到一句绝妙的话:“走过很多地方,打过几只老虎,爱过一个正当年的姑娘,我想这就是我要的生活”。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