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她滞留中国75年 想回日本却被顶替

2017-04-21鹅眼

撰文:徐静波 摄影:王磊 李杰 编辑:陈若冰

最近一条热闻,引起许多网友关注:一位日本女性滞留中国75年,先后嫁过5个中国男人,如今是陕西省丹凤县竹林关镇李家湾村的村民,今年88岁。

我把这一条消息,转给了相识的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官员。没想到,日本大使馆掌握这位日本老太太的情况,因为认定过她的“残留孤儿”身份。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这位满口陕南话,却已经说不清日语的老人,中国名叫“王玉兰”,日本名叫“水崎秀子”。1929年,她出生在日本福冈县福冈市的一个名叫“浜崎今津”的渔港小村。

水崎老太太的故乡——日本九州岛福冈市西区的浜崎今津渔港。

水崎秀子的小学,是在家乡的今津小学校念的,这所小学创建于明治7年(1874年),校舍向海的一面,是13世纪,当地军队抗击元朝军队进攻的阵地,现在还留存着当年的土垒。

水崎秀子度过童年的福冈市立今津小学校。

今津小学校鸟瞰图。

校舍向海的一面,是13世纪日本抵抗元朝入侵时建立的土垒。日本自明治维新后成为强国,也变成了侵略者。

水崎秀子为什么会来到中国?这要从她的家庭变故说起。

水崎是家中的独生女,在她11岁时,因母亲去世,父亲水崎寺太郎娶了继母,继母对她非打即骂,还把父亲存的钱拿卷后不知去向。13岁时,水崎来到中国长春,投奔做生意的姑父宫本三郎,并在姑父的杂货店里帮忙做小生意。那年代,正是日本关东军制定所谓“满洲农业移民百万户移住计划,”大批日本贫民源源不断地涌入中国东北,成为“日本开拓团”。1945年日本战败,日本侨民被遣返,16岁的秀子因害怕回到日本继续受到继母的虐待,选择留在了中国,并在姑母的撮合下,嫁给了国民党军官宗开国。

水崎秀子的小学毕业照。

前排左二便是水崎秀子,一位很秀气的小女孩,下面的字就是她本人的手迹。

水崎秀子保留的自己初中时的毕业照。

不久,宗开国在与解放军作战中失踪,她只好寄身在另一个国民党军官李会新家中。长春解放后,李会新怕落下“两个老婆”之名,将她嫁给另一国民党军人雷国顺。1949年全国解放后,她随雷国顺遣返回雷位于陕西商南的老家,到达雷家之后才知道他已有妻室,不愿委曲求全的水崎,跑到乡政府要求离婚。离婚后,秀子又嫁给老实巴交农民宋智富。期间一直未能生育的水崎抱养了一个女儿。7年之后,第四个男人宋智富因患不治之症病逝,这一年水崎才35岁。

水崎秀子和最后一位中国丈夫李明堂

水崎秀子守寡到47岁,1976年经人介绍,水崎改嫁到丹凤县竹林关镇李家湾村,成了李明堂的妻子。水崎的真实身份,在上世纪70年代末的全国人口普查时,才得以公布于众。李明堂对水崎秀子非常好,2009年,水崎秀子80岁生日时,当地爱心人士专门到老人家里为其庆祝生日。

2009年7月9日,丹凤县竹林关镇政府及西安民间人士,为水崎秀子过简单的80岁生日。

80年来,水崎秀子第一次过生日吃蛋糕,她开心的笑了。

李明堂展示水崎秀子穿和服拍的照片。

水崎秀子在采访本上,写下自己的中国名字和日本名字。

生日会上,当问到水崎秀子“现在想的最多的是什么?”,水崎秀子说,“现在想的最多的是,自己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没有一个亲属,我害怕孤独,害怕老伴先我而去。”水崎秀子的这句话,把一旁的老伴李明堂也感动哭了。“你不要乱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话毕,李明堂拍了拍水崎秀子的腿。

爱心人士离开时,尽管腿脚不便,水崎秀子扶着墙角一直送到门外。然而水崎秀子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015年,老伴李明堂去世,水崎又成孤单一人。

中国人曾冒名顶替水崎秀子的身份移民日本

水崎秀子命苦,不仅苦在自己的婚姻与生活上,还苦在自己作为“残留孤儿”的日本人的身份,曾遭到过一名中国老太太的冒用。

1993年,一名中国老太太拿着“水崎秀子”的个人资料,向日本厚生劳动省申请“残留孤儿”资格认定。厚生劳动省根据这位老太太递交的资料和所作的经历陈述,认定了她就是战争结束后遗留在中国的“水崎秀子”。1995年,这名假冒的“水崎秀子”带着儿子孙子一家6人进入日本,并领取了日本政府的残留孤儿生活补助和住宅,全家还获得了日本国籍。

2002年,住在秦岭深山的水崎得知日本人可以回国了,于是千里迢迢赶到北京,向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提出了回国申请。但是,日本大使馆向厚生劳动省查询后,发现“水崎秀子”早已经回到日本。于是认定这位名叫“王玉兰”的女人是假冒,并多次拒绝了水崎秀子的身份认定申请。

虽然离开日本这么多年,读过初中的水崎毕竟还有点文化,于是她开始往老家学校写信,引起了学校和诸多老同学的关注。在日本市民团体的帮助下,日本警方开始调查“水崎秀子真假案”,结果发现,已经在日本生活了9年的“水崎秀子”,是一名与日本好不搭界的中国老太太,她和她的老公通过蛇头组织花钱买到了“水崎秀子”的个人资料,继而搞定了当地的官员,最后冒充“水崎秀子”携全家进入日本。

2005年,福建人冒名顶替水崎秀子的身份移民日本案发,这是当时日本媒体报道的画面截图。

2005年,日本警察逮捕了以“水崎秀子”的孙子的名义在东京都葛饰区的一家中国餐馆工作的“水崎贤忠”,继而以“违反入国管理法罪”,逮捕了假“水崎秀子”和其家人。

对于这一起“假冒残留孤儿偷渡日本”的事件,我当时还写过报道。只是没有想到,与现在的这一新闻串联了起来。

2005年12月,日本厚生劳动省终于认定了家住丹凤县竹林关镇李家湾村的“王玉兰”,才是真正的“水崎秀子”。

当时日本大使馆约谈水崎时,根据日本政府处理残留孤儿的政策,向她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是回日本定居。二是由日本政府出资安排2次回国探亲。

水崎当时已经得知父亲去世,自己又没有兄弟姐妹,回到日本估计难以生活,加上自己在陕西已经有了新家,因此她选择了留在中国生活。

2006年4月,水崎和老伴李明堂一起回到了别离64年的日本,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在故乡,她见到了唯一的亲人——叔伯姐夫妇。

水崎秀子保留的叔伯姐照片。

2006年4月,水崎老太太回到阔别了60多年的故乡,见到了唯一的亲人。

在故乡几天,水崎除了简单的问候语,日语已经忘光,需要翻译帮忙。再看到姐夫生病还半身不遂,于是更坚定了她在中国生活的决心。

在日本逗留十天左右,水崎与丈夫经上海返回了陕西。但回来中国后,因为不知道日本侨民身份认定及户籍方面的相关规定,未及时去陕西省公安厅登记并换取永久居留证,水崎失去了成为中国公民的机会,也没有去办理日本的护照,去自己的老家政府恢复自己的户籍资料,水崎因此成了既无中国户籍,又无外国人居住证的“黑户口”,中国和日本两边的养老金与高龄生活补贴,都难以领到。

但是,当地政府都知道水崎是一位“日本人”。几个月前,陕西省公安厅曾致电水崎的家人,希望他们带水崎的资料到日本驻华大使馆重新认定身份,以便解决其国籍问题。但子女顾忌到老人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不能舟车劳顿且路途费用极高无力担负等客观原因,一直未能去北京的日本大使馆申请。

生活艰难 送养老院又受挫

2017年4月18日,陕西志愿者在走访时发现,水崎秀子在老伴走后,养子外出打工,养儿媳还要种地,照顾吃力。她一个人住在阴暗潮湿的小屋里,非常可怜。

水崎秀子居住的小屋,阴暗潮湿,一股馊味。

桌子上放着残羹剩饭,志愿者下午两点到老人家里时,水崎秀子午饭还无从下口。

水崎秀子说,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过肉了,志愿者专门跑到镇上给老人买了肉夹馍,吃上了肉,老人脸上露出笑容。

志愿者把老人的被褥拿出来晾晒。

水崎秀子老人的最新境况被志愿者公布到网上后,引起许多网友关注。不少网友给老人捐钱捐物,一直从事抗战老兵关怀的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专门派人赶到李家湾村,准备将老人送到养老院。

4月20日,志愿者带水崎秀子到竹林关镇,给老人买新衣服、洗头剪发,准备送她去养老院。

镇上美发店的小姑娘为老人修剪头发,得知老人的身世后,坚决不收取费用。

志愿者给老人在养老院订了一个单人间,有独立的卫生间,每月1200元的生活费,由龙越基金会负担。

志愿者带来爱心网友捐赠的衣物,西安一位网友还专门捐赠了唱戏机,里面是几十首日本上世纪30年代的民歌,以解老人思乡之情。

养老院干净的房间,让老人觉得很开心,决定以后就住这了。水崎秀子的家人起初也同意老人入住养老院,并和养老院、基金会签订了三方协议。老人说晚上回家拿些东西,第二天就搬过来住。

然而当第二天志愿者准备去接水崎秀子时,老人却一反常态,无论志愿者如何劝说,也坚决不同意入住养老院。一个晚上,态度迥然不同,水崎秀子和家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志愿者也只能猜测。

已经88岁的水崎秀子,用她自己的话说,“眼看着是一个快上坡(陕南方言,去世的意思)的人了。”一生经历无数磨难,在生命最后光景终于可以享受一点幸福时,却又一次被命运开了玩笑。目前志愿者们只好暂时离开,但没有放弃,所有人的努力,都是为了让这位饱经苦痛的老人,能够在剩下不多的岁月里,感受到人间的温暖!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