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揭秘NBA无眉侠的励志故事 11岁时掉光全身毛发

2017-05-05腾讯NBA

查理-维拉纽瓦,大概是十年前,他开始为中国广大球迷所熟知。那时候的他效力于密尔沃基雄鹿队,是易建联的队友。

脱毛症让维拉纽瓦变成了无眉大侠,但这大侠不是白当的,他不但自己克服了不少困难,回归正常人的生活,而且帮助了许多有着类似困扰的人。本期的《NBA故事会》将与您分享维拉纽瓦的励志故事。

维拉纽瓦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外形,没有头发,没有眉毛,甚至连眼睫毛也没有。源于国内武侠人物“白眉大侠”的启发,球迷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无眉大侠”。

不知情的球迷以为维拉纽瓦是故意刮掉毛发,让自己标新立异,其实,他是患上了一种叫作“全身性脱毛症(Alopecia Areata)”的疾病。这种疾病没有性别、种族或者年龄的限制。

维拉纽瓦

一堆外号曾经让他自卑

维拉纽瓦出生在美国纽约皇后区,是第二代美国移民。他的父亲罗伯托和母亲多瑞斯都来自多米尼加共和国。维拉纽瓦早期的童年生活,和普通的美国孩子没什么两样,可是10岁那年,他开始发现自己的外表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经常发现身体的各处开始脱毛,”维拉纽瓦回忆道。父母带着他在纽约遍寻名医,看过六个医生后,最终的诊断出来了——全身性脱毛症。当时,他的病情似乎还不算严重,脱落的毛发会再长出来,但好景不长,他身上脱毛的地方越来越多,从头发到眉毛,甚至眼睫毛都逐渐脱落,而且再也没长出来了。

“全身性脱毛症”不会威胁到生命,但它却会彻底改变人的外貌。当时的维拉纽瓦只有11岁,而这一残酷的事实让他不得不承受外界异样的眼光和同龄人的尽情嘲笑。

“秃子”、“鸡蛋”……更多更难听的外号,伴随着维拉纽瓦的成长。他开始变得沉默,不自信,尽量避免出门。就连维拉纽瓦本人,都嫌弃过自己的长相,迫不得已出门还得戴着头巾或者帽子。

维拉纽瓦曾经拥有浓密的头发

更让维拉纽瓦感到尴尬的是他的个头越来越高,这让他无法将自己隐藏在人群中。

“高一的时候,我已经长到6英尺(1米83),然后有一个夏天我突然长高了7英寸,从6英尺到6英尺7英寸(2米01),是一个巨大的变化,”维拉纽瓦说,“因为长得高,人们开始会盯着我看,我总是试着隐藏自己的问题,穿带帽的卫衣,或者把帽沿压低,这样他们就看不清我的容貌。”

不过,身高的飞速增长,却也让维拉纽瓦在另外一个领域受益匪浅。篮球成为了他的避风港,他在这项运动中找到了久违的自信和归属感。他开始抬起头迎接挑战,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欢呼。2004年,维拉纽瓦入选了美国国家队,参加美洲U20青年锦标赛,当时,他和克里斯-保罗成为了国家队队友。2009年,维拉纽瓦入籍多米尼加,转而加入多米尼加男篮。

在维拉纽瓦的NBA生涯中,他先后效力过四支球队。除了小牛时期改穿3号,在其余三支球队效力时,他都身披31号球衣。据悉,维拉纽瓦的这个号码来源于儿时的偶像步行者球星雷吉-米勒。“我喜欢他的自信,他永不服输的性格,这一点深深影响了我,”维拉纽瓦说。

和加内特争吵轰动全美

2010年11月2日,当时效力于活塞的维拉纽瓦和凯尔特人的全明星大前锋凯文-加内特在比赛中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赛后,维拉纽瓦在推特上公开了两人发生口角的内容。

“KG叫我癌症病人,我很生气,因为大家都知道每年有多少人死于癌症,他说这话时就好像在开玩笑。”

加内特是一个垃圾话大王,维拉纽瓦表示自己也并非玻璃心。他觉得加内特说其他什么都无所谓,但他说癌症病人令自己难以接受。“KG不但没有尊重我,而且没有尊重那些癌症病人,”维拉纽瓦说。

这件事在全美引发讨论。不少专栏记者在文章中指责加内特冷酷无情。况且,当时正逢NBA名宿莫里斯-卢卡斯因为膀胱癌离世,加内特的这番话无疑是揭开了人们的伤疤,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那几天,各大论坛和体育节目,都在激烈地讨论这一话题。

外界的指责让加内特不得不发表了一份声明,他在声明里写道:“我永远不会侮辱那些与癌症顽强抗争的人们。我也有亲人曾经因为癌症去世,而且现在还有家庭成员正在医院接受癌症治疗,我感同身受,因此我不会说出这样令人反感的话。我想健康的生活远比篮球更重要。”

在加内特看来,这是一次严重的“沟通误会”,他强调自己只是说维拉纽瓦是球队的毒瘤(注:毒瘤和癌症的英文同为cancer)。维拉纽瓦的答复是“我非常清楚我听到了什么”。

当然,脱毛症并不是什么癌症,只是难以治愈。即便是有一些所谓的特效药,也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不过,现在的维拉纽瓦根本就没有打算去尝试治疗了。“我并没有去试着治愈这个病,我不想服用任何药物,我已经完全适应自己的外表,再也不会因此感到害羞,”维拉纽瓦说,“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我不想去改变,因为这不再是一个困扰。”

有人像加内特这样不喜欢维拉纽瓦,也有人把维拉纽瓦当成自己的偶像。在维拉纽瓦效力活塞期间,就曾经有一个球迷不但穿着他的31号球衣,而且在自己身上纹了三处“维拉纽瓦头像”的文身。所谓的真爱粉,莫过于此。

全力关心脱毛症群体

二十多年的经历,让维拉纽瓦在精神上已经摆脱了“全身脱毛症”的困扰。“如果有人问我关于为什么没有眉毛的问题,我会把原因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维拉纽瓦说,“我不会觉得人们是故意揭开我的伤疤,因为了解这个病的人并不多。”

维拉纽瓦已经看开了,并不意味着其他患上类似疾病的人也走出了困境。据了解,美国目前有400万“脱毛症”的患者,每一年,都有人因为忍受不了外界异样的眼光和嘲讽,选择自杀这条不归路。残酷的现实让维拉纽瓦感同身受,他决定站出来,通过各种活动来拯救脱毛症群体,帮他们脱离内心的阴霾,重新树立自信,面对未来的人生。

维拉纽瓦和脱毛症患者合影

斯蒂芬-图然斯基就是众多“脱毛症”患者中的一员,和维拉纽瓦见面时,他只有14岁。

与维拉纽瓦儿时的经历相似,六年级的时候,图然斯基的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阿凡达”。“还有人叫我‘干净先生’,当时让我很生气,”图然斯基说。

见面会之前,图然斯基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和他外形类似的人,可是那天他看到了上百名患有脱毛症的人。

“那真的太酷了,”图然斯基说,“以前,在很多人面前说话,我会很紧张,但查理(维拉纽瓦)也得了这个病,和我一样没有眉毛、头发和睫毛,他却敢于在成千上万人面前打球,他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想。这也启发了我,给了我信心。”

这就是维拉纽瓦在各地办见面会的初衷,他想让患有这些疾病的人们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不小的群体。他个人的经历就是一个最好的范本,希望更多的人像他一样能够正确面对脱毛症带来的影响。

“有一次在多伦多,我遇到了一对母子,两人都是脱毛症患者,”维拉纽瓦说,“在我们的宣传活动进行期间,那个妈妈毅然在摄像机镜头前摘掉了自己的假发,并表示自己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她对我表示了衷心的感谢。”

如今,维拉纽瓦已经成为了美国脱毛症基金协会的代言人。他是一个热衷于慈善事业的球员,2008年夏天,他在多米尼加联合联合CROCS公司为当地儿童发放了10000双鞋。这也使他获得了NBA颁发的8月社区贡献奖。

和小牛的合同结束后,维拉纽瓦成为了一名自由球员,但至今还没和任何球队签约。32岁的他表示自己并没有做好退役的准备,一边保持每天的训练,一边考虑各种回归的选择,甚至不排除去海外打球。

维拉纽瓦说:“篮球流淌在我的血液里,也许退役后我会去当一名教练,但现在我的愿望是能回到球场上。”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