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深度:NBA觅得新盈收点 传统体育为何要发展电竞

2017-05-06腾讯NBA

NBA联盟已经与Take-Two联合官方宣布,将在2017-18赛季成立NBA 2K电子竞技联赛,目前已经招募到17支球队参加。

这17支球队分别是凯尔特人、骑士、小牛、活塞、勇士、步行者、灰熊、热火、雄鹿、尼克斯、魔术、76人、开拓者、国王、猛龙、爵士与奇才。据悉,每支电竞队获得的报酬为75万美元。接下来,NBA还会让剩余的13支球队一并加入进来,组成NBA电竞联盟。

毫无疑问,这说明了一点,NBA打算继续开源,挖掘新的增长点。而如今蓬勃开展的电子竞技,便是NBA未来产业布局的重点。

NBA发展电竞产业增加盈利点

据NBA总裁亚当-萧华和Take-Two的首席执行官泽尔尼克表示,NBA2K电竞联赛预期从2018年开始,最终将组成30支NBA2K球队,每支球队都由现实的NBA球队拥有。每支球队由五名选手组成,他们将和现实的NBA赛季一样,进行长达5个月的电竞联赛。联赛包括常规赛,季后赛和总决赛。至于是5名选手每人操纵球场上的一名球员,还是其他的方式进行交锋,目前暂不得知。

萧华并没有透露NBA在电竞联赛的资金投入计划,但是很明显,双方都将电竞联赛视为未来的一个巨大盈利点。泽尔尼克表示:“这项联赛所带来的经济收益可能非常巨大。”

至于与NBA合作的Take-Two是何方神圣?这是一家电子游戏巨头企业,曾制作出诸多令玩家脍炙人口的大作。比如文明系列,让诸多玩家通宵达旦,只为再玩一个回合;比如2K系列,凭借着真实感打败EA的NBA Live系列,进而成为目前世面上最优质的篮球游戏;再比如GTA系列(侠盗车手),宏大的沙盘世界令人惊叹,并被坊间戏称为三男一狗。考虑到游戏业未来的发展趋势,他们在电竞方面布局,并与NBA联手,是一个相当明智的决定。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2K系列发展至今,依旧以单机,或者线上玩家对战为主,至于电竞方面,目前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没有产生出相应的职业玩家,更别提相应的职业比赛了。原因很简单,2K系列并不是一个平衡的游戏,强队实力超群,弱队则缺少球星。比如勇士对阵76人,当四名能力值在90+的球员,与能力值最高为78的对手较量时,这就不是光靠技术就能弥补的了。

因此之于NBA,以及合作方Take-Two而言,想要在电竞领域组建一个全新的,虚拟的NBA联盟,当务之急便是解决游戏的平衡性。尤其是在职业玩家彼此操作差距极小的情况下,球员的能力强弱,以及球员所拥有的特技,将成为决定性的因素,比如在选手水准接近的情况下,使用勇士对阵76人,勇士一方碾压没有任何难度;同样的道理,使用火箭对付篮网,也很容易成为一边倒的屠戮。但如若通过修正数据,又无法体现出球星与普通球员之间的差异。总而言之,NBA以及Take-Two应当合力想出一个有效的办法,才能确保相应的电竞比赛既能与真实挂钩,又能制造出足够的悬念。

电竞产业的现状与未来

可能有些朋友看到这里,还会有些茫然,电竞究竟是什么?

电竞,全名电子竞技,顾名思义,就是以电子游戏为媒介,达到竞技层面的运动。是通过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展开人与人之间的较量。在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个正式体育竞赛项。

就目前而言,电竞行业还无法登堂入室,成为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甚至还曾说过,电竞不会加入奥运会。“一些电子竞技项目,与奥林匹克的规则与精神是相悖的。”这样的表态,令许多电竞爱好者不免有些失望。

然而在亚运会上,电竞却取得了可喜的突破。2022年杭州亚运会,电竞很有希望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从流程上来说,杭州亚组委将会在2018年提交2022年亚运会项目方案,电竞作为新增项目必将在列;亚奥理事会作为审核方,预计不会设置障碍;第三方的某体育公司也在积极推动此事,多方面合力作用下,电竞项目进入亚运会的变数,不会太大。

能够进入亚运会,是大势所趋,荷兰市场研究公司Newzoo在《全球游戏市场》报告中指出,今年全球游戏市场收入将增长到1089亿美元,随后缓慢增长,到2020年,全球游戏市场收入将提升到1285亿美元。面对一个千亿级的巨大市场,没有人会置若罔闻。

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在2017年总共1089亿美元的全球游戏市场总收入中,移动端(包括手机与平板)的收入为461亿美元,总占比42%;PC端的总收入为294亿美元,只占27%;其余31%的占比(总计335亿美元)为各类电子游戏机。其中中国市场的总规模为275亿美元,力压北美市场(270亿美元,其中美国市场251亿美元)与欧洲市场(262亿美元),成为目前全球最大的游戏消费市场。

从2013年开始,中国游戏市场规模以平均每年13.6%的速度提升,超过了GDP的增长速度。到了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337亿美元,其中移动客户端预计将占比63%,达到213亿美元。

众所周知,游戏市场作为电竞行业的蓄水池,市场容量越大,电竞行业的发展空间也会越大。为此Newzoo预计,2017年全球电竞市场总收入将同比增长41.3%,从2016年4.93亿美元的规模,提升到6.96亿美元。

同时报告还指出,2018年到2020年,将是电竞成长的黄金周期,这三年内,电竞行业平均每年的增收都会达到2.68亿美元,到了2020年,全球整体市场规模将会突破15亿美元大关。

作为潜在的消费者,电竞比赛的观赛人数也在节节攀升。从2015年的2.35亿,逐级提升到2016年的3.23亿,预计2017年将达到3.85亿。待到2020年,电竞观赛人数有望达到5.89亿,其中狂热爱好者的人数也将从2015年的1.2亿,提升到2016年的1.62亿,预计2017年将达到1.91亿,待到2020年,规模进一步提升至2.86亿。这些狂热爱好者,将成为电竞项目消费的主力。

并不是所有的游戏都适合电子竞技,通常来讲,射击类的FPS游戏(例如守望先锋,CSGo),英雄对战的MOBA游戏(例如LOL、Dota2)、即时战略的RTS游戏(例如星际争霸2,魔兽争霸3)、以及格斗游戏(例如格斗之王,街霸),比较适合于电子竞技。曾经的电竞三大赛事分别为CPL(职业电子竞技联盟)、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与ESWC(电子竞技世界杯),如今只剩ESWC仍在举办,其余两大赛事都已寿终正寝。

这其实也是一种规律,有的赛事走向终点,有的赛事则如火如荼。以2016年英雄联盟S6世界总决赛为例,现场近15000张门票,在开赛前3个小时内售罄,国内在线观赛人数高达3800万,甚至超过2016年NBA总决赛抢七大战的观赛人数。有趣的是,S6总决赛于湖人主场斯台普斯球馆进行,平均票价与湖人常规赛平均票价持平。此外S6总决赛的奖金池高达507万美元,冠军战队至少可以分到230万美元。

在国内,由腾讯牵头举办的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目前已举办到第二届,如今春季赛正战火蔓延。12支顶级战队将通过手机一决高下,争夺220万的总奖金,其中夺冠的队伍除了100万奖金外,还将获得6辆宝马的使用权,相比去年的185万总奖金,有了进一步的提升。而在去年的第一届KPL职业联赛里,最终总决赛的观赛人次超3.5亿,超4000万独立用户观看过KPL联赛。坊间戏称的“全民农药”,并不是一个伪命题。

电子竞技如何盈利?

“与那些独立新兴产业呈指数型发展不同,电子竞技并不会有如此飞速的发展,却能加速多项既有产业的总和。”Newzoo的CEO彼得-沃尔曼直言道。“电子竞技将会为品牌、媒体以及娱乐公司提供牟利机会,通过网络直播与现场活动,播客与媒体现在可以将广告商业模式,应用到此前从未涉及的游戏领域。”

先前已经提及,2017年,电竞行业预计的总收入为6.96亿美元。这其中媒体版权收入为9520万美元(14%),游戏出售收入为1.158亿美元(17%),纪念品与门票收入为6370万美元(9%),赞助收入为2.663亿美元(38%)以及广告收入1.553亿美元。从收入的比例来看,依靠大金主的赞助,以及在电竞赛事播放过程中的广告费用,是两个收入大头,占据总比例的60%。至于门票收入,以及赛事转播版权,两者相加超过1.5亿美元。

就增长比例来看,赞助收入的比例,与2016年相比提升57.7%,这说明大金主们非常看好电竞行业的发展;媒体版权收入与2016年相比更是提升81.5%,足以说明随着受众人数的增长,媒体版权费用正以飞快的速度提升;此外依靠现场门票,以及相应的周边纪念品,相比2016年,增长幅度也达到42.2%。

很显然,这样的增长速度着实令人欣喜,然而同时需要指出的是,电竞行业还存在着媒体传播渠道单一,缺乏主流媒体认可的致命隐患,这大大限制了电竞行业的盈利空间。还是以NBA为例,2014-15赛季,NBA的总收入便达到51.8亿美元。而由于9年240亿美元新转播协议生效的缘故,2016-17赛季,NBA的预计收入将呈现爆炸性的增长,达到80亿美元!相当于2017年全球电竞行业总收入的11倍。

因此对于电竞而言,想要大幅度提升收入,除了通过各类赛事推广游戏,提升用户数量外,还得设法在主流媒体上打开通道。只有在主流媒体上扩展自身的影响力,其收入,以及相应的盈利,才会有几何级的提升。

不过电竞行业“钱景”诱人,倒是不争的事实。作为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在电竞行业已经进行了深入的投资。早在2009年,王健林便拿出5个亿,成立了一家PE基金普思投资让王思聪管理,通过这几年的时间,王思聪的身价已经提升到了60亿,整整翻了12倍。而其中许多项目,都与电竞有关,比如他重金投资网咖,收购职业战队,建立直播平台,并尝试运营比赛。谈及投资理念时,王思聪这样说道,“电竞直播平台是一门逐渐兴起的新产业,中国玩家在游戏中挖掘到了生活中所缺乏的东西,玩游戏是一种从平凡的生活中解压的方式。”

乐坛天王周杰伦同样不甘落后,早在2016年,他便收购了一支职业战队,并在深圳开设了一家名为“魔杰电竞馆”的网咖,号称地表最强,总共1700平方米的占地面积,耗费高达1800万。很显然,周杰伦认定能很快收回投资并取得盈利,这才敢于砸下如此重金。

环视NBA,同样有人走到前沿。尽管火箭暂时还不在17支球队之列,但早在2016年12月,火箭便宣布成立电竞部门,并聘用年仅25岁的塞巴斯蒂安-帕克作为电竞部门总监。

谈及火箭成立电竞部门的目的时,帕克畅谈理念,“很显然,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我们希望能与电竞行业共同成长。NBA与NBA的投资者一直处于科技前沿,能做出相应的决策与投资,因此我们致力于进行同时有助于电竞与火箭的事情,相信长远的利益并为之努力。我们将去考察这个行业内所有的事情,这可能意味着收购队伍,参与相关的赛事和联盟,也可以直接将火箭品牌推进到电子竞技世界里。在欧洲,一些传统体育豪门已经开始这么去做了。对于火箭来说,能够及时跟进,是一次非常珍贵的机会。”

传统体育赛事发展电竞意义

首先需要确定一点,与传统体育相比,电竞是一个截然不同的运动项目。传统体育大多都有悠久的历史,以NBA为例,从1946年联盟成立至今,已有71年的历史,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各项规则都已非常成熟。再比如世界第一运动足球,早在1848年,便诞生了第一个文字形式的规则《剑桥规则》,明确规定每场比赛双方各有11人参与,到了1862年,英国诺丁汉郡更是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足球俱乐部。距今已经超过150年。毫无疑问,每一项热门的传统体育,每一项热门的传统体育联盟,都有着悠久的历史与深厚的底蕴。与之相比,电竞从最初兴起到如今,不过十余年的时间,相当年轻。

犹曾记得90年代,电子游戏曾被视为“电子海洛因”,属于洪水猛兽式的存在,当时几乎每一位家长,都对此深恶痛绝。随着时代变迁,电子游戏已逐渐被社会所接纳,2017年1月,中国传媒大学还开办电竞方向的专业,一度刷爆朋友圈。不过千万别认为只要会打游戏,就能成为高大上的传媒大学学生,“这个专业并不是说上就能上的,我们有各项考核,内容很复杂,包括一定的文化水平考试,最后你还要通过高考,属于艺术类一本专业。”传媒大学招生办主任侯隽说道。

与各大体育院校的体育营销专业类似,电竞专业涵盖的课程包括与电竞相关的产业管理、运营策划等课程,同时包括社会学、经济学与心理学等等,专职培养电子竞技管理,游戏策划方面的人才。

那么传统体育发展电竞的意义有哪些呢?首先自然是“圈粉”,通过扩展业务增加营收点,并努力将蛋糕做大,将电竞联赛扩展成一个线上的全新联赛,从而广告、版权、赞助费门票方面获得巨额收入,并由此进行反哺,让职业联盟能更健康,更有序的发展。目前NBA正在做这方面的尝试。而作为欧洲第一联赛的英超,也同样在往这方面进行试水。英超豪门曼城便签下了一位18岁的天才少年凯日伦-布朗,这位天才少年并不能帮助曼城在绿茵场上攻城拔寨,却能通过FIFA为蓝月亮开疆辟土。这位大神将代表蓝月亮参加各种FIFA的比赛,并会在Twitch直播,为曼城的YouTube频道制作视频。

事实上无论是NBA球队,还是英超豪门,在电竞方面投入精力和财力的目的都是一致的:试图寻找到新的营收点;试图通过全新的领域,增加球迷的数量。

而对于一些相对冷门的赛事来说,发展电竞,则不失为一种翻身的尝试。比如射击协会便可以设法与守望先锋,CSGo等热门游戏进行合作,试图让部分FPS游戏的爱好者,开始关注射击运动。不过话说回来,传统射击运动与射击游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因此如何将两者设法关联起来,需要传统体育与电子竞技寻找到一个共通点。

此外与传统体育相比,电竞的参与方式也有所不同。传统体育要求职业选手更高、更快、更强,而电竞则要求职业选手反应更快,手速更快,意识更好。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体脂含量惊人的胖子,未必能在传统体育项目上有所建树,却有可能成为电竞高手,无形之中,便扩大了参与竞技运动的潜在人口。当然了,想要成为职业选手,乃至顶尖的职业选手,都需要花费巨大努力,才能有所建树。一位参加本赛季KPL春季联赛的职业选手,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职业选手的日常,“每天11点起床,然后开始翻盘研究上周打过的比赛,中午吃完饭,午休过后就开始训练比赛,一直训练到晚饭时间。吃完晚饭休息一个小时后继续训练,直到11点。”

换言之,每天投入到训练的时间大约为10小时,与传统体育的训练时间相差无异,很容易“练到吐”。同时与传统体育的运动队相似的是,电竞战队也需要过集体生活,也有主教练,领队,以及各类数据分析师。

传统体育项目,对于身体素质有着很高的要求,这等同于设立一道门槛,让许多有志于参与体育运动的青少年望而兴叹。而如今电竞的兴起,则开辟了一个全新的领域,既可以让一些有着特殊天赋的青少年,找到可以令自己长处得以发挥的舞台;此外,电竞的兴起,已经逐渐得到社会的认可,还能从根本上扭转“打游戏就是不务正业”的顽固想法。这,便是传统体育,向电竞行业进军的最大意义所在。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