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明朝的厂卫制度:特务头子纪纲为何被千刀万剐?

2017-06-16文史怪谭

文/杜雅萍

说起明朝的政治,朱元璋、朱棣怎么都绕不过去。朱明王朝的建制,非常任性,朱元璋父子在设置机构或颁布法度的时候,总有一种“不仅刁民要害朕,你们这些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即视感,而厂卫制度,就是因为皇帝不信任群臣、百姓而设置的特务机构。

1、厂卫制度建立、职能及危害

厂卫制度是明代特殊的司法机构,包括耳熟能详的锦衣卫、东厂,以及存在时间很短的西厂(10年)、内行厂(5年)。

锦衣卫全称“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朱元璋还是吴王的时候,就设拱卫司,领校尉,隶都督府。洪武十五年罢府及司,置锦衣卫。所属有南北镇慰司十四所,所隶有将军、力士、校尉、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

永乐前,锦衣卫曾短暂废止,明成祖朱棣赶走侄子建文帝,很多大臣敢怒不敢言,永乐皇帝跟老爹一样,跟群臣关系紧张,为了监视群臣百姓,永乐元年(1403年)重新又恢复锦衣卫的所有设置和权力。

东厂即东缉事厂,东厂之设,始于成祖初,朱棣为了刺探宫中事,多以建文帝左右为耳目。所以朱棣夺位后非常倚重宦官,永乐十八年(1420年),立东厂于东安门北,“令嬖暱者提督之,缉访谋逆妖言大奸恶等。”东厂的首领称为东厂掌印太监也称厂主和厂督,是宦官中仅次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第二号人物。

西厂即西缉事厂。明成化十三年(1477年),设西厂刺事,以汪直督之,所领缇骑倍东厂。 正德五年(1510年) 刘瑾被凌迟,西厂又被撤销。

内行厂:即大内行厂,正德元年(1505年)设立,刘瑾亲自统领内行厂,比东厂、西厂更为酷烈。正德五年(1510年),刘瑾以谋反罪被杀,内行厂被撤销。

锦衣卫除了负责执掌侍卫、展列仪仗和随同皇帝出巡外,有了司法权,侦察、逮捕、审问都可以独立处置,且不经刑部、大理寺、都察院。此外,锦衣卫还有自己的监狱(即诏狱),可以自行逮捕、刑讯、处决犯人。

锦衣卫另一项职能是“执掌廷杖”。明代廷杖次数之多、后果之惨烈,为历史罕见。正德十四年(1519年),明武宗下令廷杖劝谏南巡大臣146位,结果打死11人;嘉靖三年(1524年)“大礼仪”事件中,廷杖134人,打死17人……

东厂的职能是“访谋逆妖言大奸恶等,与锦衣卫均权势,盖迁都后事也。”起初,东厂只负责侦缉、抓人,嫌犯要交给锦衣卫北镇抚司审理,但到了明末,东厂也有了自己的监狱。其权力甚至超过了锦衣卫,不经过司法机关批准,可随意监督缉拿臣民。

锦衣卫与东厂西厂的差别是:卫是军队,厂是纯粹的特务组织;卫的长官一般都由外戚或功臣担任,而厂则由太监统领。卫在厂的监督之下。

厂卫是有明确职能的公开的特务机构,本来秘密调查就是行政管理的灰色区域,而明朝将本应属于灰色地带的机构合法合理化,并给与更大的权力,类似的只有纳粹时代的盖世太保。

对于国家政治而言,厂卫的设立破坏了司法监察系统。厂卫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对于官僚体系,加重了皇权与官僚的对立与不信任。而明代宦官专权也与此有重大关系。

有名一代的大恶人,多出自厂卫,如纪纲、刘瑾、汪直等,他们曲意逢迎,为皇帝清除异己,为皇帝背锅,作为报偿,他们为所欲为,伤天害理,拼命敛财。当然,走狗总是难逃被抛弃的命运,有名一代的厂卫恶吏,最后下场都很惨。

先说说第一个恶名在外的锦衣卫长官——纪纲。

2、纪纲的官场沉浮记

纪纲是山东临邑人,在朱棣起兵路过他老家的时候,纪纲抓住机会,投军到燕王帐下。

大明建文二年(1400)五月,燕王率领二十万大军经临邑,燕王军纪律不严,大军所过之处,人迹灭绝。生员纪纲决定赌上自己的人生,燕王路过的时候,他冒死扣住燕王坐骑,自请跟随燕王。燕王看纪纲胆略过人,弓马娴熟,当即将他收为帐下亲兵。

清人张廷玉说:“纲善骑射,便辟诡黠,善钩人意向”。

朱棣很喜欢纪纲,因为他心狠手毒、能体察上意。比如诛杀建文旧臣,纪纲出了大力。纪纲善于迎合明成祖旨意,他知道朱棣对旧臣不放心,于是广泛设置校尉,收集军民情报每天上报。

为了超额完成kpi,纪纲授意手下用严刑峻法,诬陷诽谤,用无辜的人头实现自己向上爬的野心。明成祖则将其视为心腹。

纪纲一边用霹雳手段恐吓群臣,一边想办法中饱私囊。他取盐数百万斤,夺官船运输,将官盐变成私盐;至于构陷富商,巧取豪夺的事,不胜枚举。

纪纲替成祖铲除异已,其中有名的案件包括将解缙灌醉后拖到雪地里活活冻死、处死浙江按察使周新。

明成祖非常了解这位能干的手下有什么特长,因此他常常把自己特别讨厌的官员交给纪纲处理,纪纲不负所托,还能利用这件事赚钱。纪纲的套路是这样的,他先把朱棣想要处理的官员定死罪,然后再假惺惺去官员家勒索,授意家属出钱捞人。最后往往是人财两空。纪纲则既讨了皇帝欢心,完成了工作任务,又狠狠赚了一笔。

纪纲一次次得逞后,胆子变得越来越大,野心也越来越多。在家里养了很多阉割过的小童,甚至还私纳为皇帝选的美人。纪纲查抄到已故吴王的冠服后私藏于家中,有时得意忘形之际,穿在身上,命令左右饮酒祝贺,高呼万岁。

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纪纲自以为是赵高,而朱棣可不是胡亥。

永乐十四年端午节,射柳比赛上,纪纲故意没射准,而庞英按照纪纲之前的安排,高喊“射中了”,在场的人竟无一个人敢出面纠正。此时纪纲得罪的人太多了,一个太监向成组告发他,朱棣将纪纲押送都察院审讯,同时命令负责监察的给事中和御史集中揭发他的罪行。

现世报来得太快了,纪纲的案子仅审讯了一天就结案了。纪纲在当天就以“谋大逆”的罪名被凌迟处死。他的家属不论老幼都被流放戍边,其爪牙庄敬等人大多也被处死。

狡兔死走狗烹,作为皇帝的爪牙,很容易在权势熏天的时候忘了自己的身份。他们是皇帝的恶的代理人。当皇帝认为代理人成为障碍的时候,毫不留情,而铲除掉代理人,还能成为皇帝的功德。世上的人们,多唾弃代理人的恶,而对幕后的大boss,却顶礼膜拜,山呼万岁,可叹可叹。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