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民国空军协助美军,首次使用火箭弹打击日寇

2017-06-19说蒋

文/冯杰 “蒋研”青年学者

1941年夏天,陈纳德组织美国志愿航空队来华助战,开启了中美共同打击日本法西斯的先河。

图:蒋介石、宋美龄与陈纳德合影。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志愿航空队逐步得到加强,先是改编为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第23大队,后又扩编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与此同时,中华民国空军官校从第12期开始,陆续分批前往美国进行初、中、高三级飞行训练。

陈纳德很早就有“利用中国飞行员,充实飞行于中国的第14航空队各单位的兵员”的设想。

1943年5月,在华盛顿召开的“制海权”会议上,陈纳德又对中美人员混合编成的组织有了更具体的构想,此一任务代号“莲花”。同年10月,中华民国空军以美国代训的第1、第3、第5大队为基础,正式组建中美混合团,美方司令为摩斯上校,中方司令为张廷孟上校(实际蒋翼辅中校负责居多)。

图:摩斯上校和蒋翼辅中校。

混合团隶属第14航空队指挥体系,不脱离中华民国空军建制,飞机统一涂画“青天白日”标志。其中第1大队为中型轰炸机大队,下辖第1、第2、第3、第4中队;第3大队为战斗机大队,下辖第7、第8、第28、第32中队;第5大队亦为战斗机大队,下辖第17、第26、第27、第29中队。

中美混合团的作战任务,通常都是以掌握敌情比较确实的美军为主导。

1944年初,第14航空队决定对海南岛的日军机场进行一次空袭,帮助混合团建立威望。美军通过有计划地派出P-38侦察机至海口机场反复侦察,逐渐搜集到了敌机每日动态和调动情形。

图:中美混合团第5大队第29中队中美队员合影。

中美混合团第3大队第7、第8中队接过任务,掩护第14航空队的6架B-25轰炸机出击海口机场并对敌地面目标加以扫射破坏,第14航空队同时出动8架携带火箭弹的P-40助战。

第7中队中方队长徐华江的战斗日记完整记录了“敌情判断”:“在琼山机场约有敌驱逐机三四十架、轰炸机30余架。但停处不知,可能停于场东,其高射炮火力在营房前约有对空机枪12挺,两跑道交叉之西及南有高射火力、营房在场之北,其高射炮位不明。”

图:中美混合团第1大队第7中队中方队长徐华江(左一)、美方队长瑞德、中方副队长阳永光。

3月4日上午10时,第7、第8中队的16架P-40从桂林二塘机场起飞,升高后与第14航空队的轰炸机、战斗机会合,浩浩荡荡杀向海口琼山机场。12时20分到达目标上空,日军毫无察觉,首先进入视野的是懒洋洋睡在停机场上的10余架零式战斗机。

各编队由不同方向进入目标区,第8中队率先开火,接着第14航空队实施轰炸和火箭弹攻击,据徐华江的说法,这是二战期间首次由飞机上发射M19火箭弹进行实战。第7中队最后登场,8架雄鹰依次从机场南方切入。

图:第3大队第7中队美方队长瑞德和中方队长徐华江的座机效果图。

徐华江回忆说:“有1架中岛式战机正由我上空约500呎迎头飞过,原来想要调头予以痛击,但是一来双方高度差距过大,二来想起‘仅攻击一次’的命令而作罢。本分队开始进行攻击,我见到前方一座水塔即开始射击,击损后再对停放在机场南方的四五架中岛式瞄准射击,造成敌机爆炸浓烟大起,我的机身差点冲入浓烟中,为避免意外,于是赶紧将机身拉高。”

很多日机没有机会升空迎战,飞机上的日军飞行员满身带火往下边跳,地勤人员拼命往外飞奔,整个琼山机场一片火海,被击中的弹药库烈焰冲天。奇袭海南岛的行动十分成功,事后经正式查证,中美双方在空中击落战机10架、轰炸机1架,地面摧毁战斗机18架、轰炸机2架。

第7中队少数几架P-40被日军地面炮火轻微击伤,大部分均毫发无损。第8中队和第14航空队同样无损失,不过第8中队的两架飞机分别在南宁、桂林机场降落时翻身,还好飞行员无大碍。

图:徐华江的空中战斗日记。

翌日召开检讨会,第7中队美方队长瑞德和徐华江彼此谦让,纷纷夸赞双方队友都很英勇善战。瑞德此前反复提醒中方队员切勿贪战,当他激动地反复描述自己在行动中多次冒险开火后,不禁有一美军军官脱口问他:“你不是告诫中国朋友不可贪战吗?为何你可以多攻击两次?”全场忍不住哄堂大笑。

瑞德后来调升为中美混合团第3大队大队长,不幸在一次作战返航途中油量耗尽,跳伞时头部撞上飞机,未及拉开降落伞而坠地身亡。

1947年12月,徐华江升任第4大队大队长,后来跟随政府退往台湾,官至“国防部”计划次长室少将助理次长。2010年9月,徐华江病逝台北,享年93岁。

图:徐华江,黑龙江富锦人。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