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看不见的敦煌壁画,科技却帮我们打开神的视野!

2017-09-13传统服饰

上上周末还听了敦煌研究院保护研究所苏伯民所长的《敦煌壁画的保护与修复》讲座(在线听讲座的二维码放在文末了),讲座里信息量很大,而且革新了以前对于壁画保护的一些观点。

《敦煌壁画的保护与修复》PPT截图

本文要讲的只是讲座里其中一点,但是由于视觉太震撼了,所以后来自己找了一些资料来看,顺便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嗯,公众号有时候其实相当于我的一个笔记本。

我们都了解,因为岁月的缘故,敦煌壁画已经不可避免产生了变化,之前在《临摹≠复印:敦煌壁画临摹能当作服饰复原证据吗?》里有讲过变色,以后也会安排专门一篇讲变色。有的则是已经淡到看不出东西了。

《敦煌壁画的保护与修复》PPT截图

但是由于敦煌壁画本身存在很多病害,为了在修复保护的时候尽量不伤害最外层的壁画,哪怕是这样子的墙面也需要确认是否依然有残存的信息。所以现在用很多无损分析技术来综合分析,这样才能在修复的同时完成保护的目的。

无损分析技术有很多,下面折页PPT就列出来了。

《敦煌壁画的保护与修复》PPT截图

对我这种门外汉来说,其中多光谱成像是最震撼的,因为上面那种几乎空白一片的画面,其实是下面这样的。

《敦煌壁画的保护与修复》PPT截图(根据另一份论文里提到,这是紫外荧光图像)

可以看出,这幅壁画当年绘制的是像我们熟悉的61窟那样女性供养人群像(两个窟年代不同)

敦煌莫高窟61窟

这个视觉冲击力实在太强悍了!我做了一张GIF动图,看起来会更直观。

点击播放 GIF/202K

多光谱成像下的效果对比。

仿佛失而复得的欣喜若狂,我很喜欢姬友(就是埋胸不成的那位)在朋友圈对此的解读——那些岁月让我们失去的画面,科技帮我们重新打开神的视野,弥补我们肉眼凡胎的不足

姬友的朋友圈截图

感谢科技的进步,它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神啊!

之所以会发生如此神奇的效果,是因为不同的材料对不同波长的反映是不一样的,有的甚至会产生荧光。所以可以通过建立多光谱摄影系统,收集这些信号,从而构建出一个正常光线下观察不到的图像(其实是包括颜色、成分等等)。

光谱

根据苏伯民所长在有关“多光谱无损分析技术”的另一些专题论文里,构建这个多光谱系统主要有三种:

正常光摄影

用可见光拍摄,但是使用侧光源,这样比较平面图形就会表现出墙体本身的肌理来,从而观察到壁画的制作技艺以及墙体遭受的病害等。

紫外线摄影

分为紫外线摄影和紫外线激发荧光,有些材料会被特定波段激发荧光信号,然后凸显出来让原本不可见的图像显露出来。

红外线摄影

红外线可以穿透浮尘及肉眼看不到的内容进行检测。

《多光谱摄影在莫高窟壁画现状调查及绘画技法研究中的初步应用》图表

《高光谱技术无损鉴定壁画颜料之研究》插图

可见光(上)与红外线(下)对比,座垫线条清晰可辨

《高光谱技术无损鉴定壁画颜料之研究》插图

可见光(上)与紫外荧光(下)对比,下摆裙带清晰可见

看上面这个对比,原本有些模糊的图像通过多光谱摄影,令我们更接近曾经的原貌。

当然,这个系统实际上需要仪器的支持,我这种文科生看到这里就已经饱和了。之前我在学习群里也转发《》这篇文章,其中美国盖蒂保护所就是敦煌科技保护与修复的合作方之一,其中就有多光谱技术应用这项。

《敦煌壁画的保护与修复》PPT截图

然而多光谱摄影中的红外与紫外获得的其实都不是彩色照片,我们熟悉的由RGB(红绿蓝)组成的彩色是需要另外的工程量的。基本原理就是建立RGB各自的通道,最后合成出一张照片来。

说起来有点抽象,那就拿之前知乎里《Ps 技术最强的组织是 NASA 吧?》这题里 太空精酿 答主的回答里来举例。天文学家得到的也是灰度图片,然后通过配三原色(RGB)最后得到一张假彩色图片

NASA的PS过程

红外和紫外的假彩色图片制作与这个类似,只是敦煌壁画的色彩并不能像NASA那样天马行空地调,而是需要建立颜料色卡,用多光谱摄影来确定当时使用的颜料,尤其是相近但是材料不同的颜色。

依然是说起来都有点晕,做起来更劳心劳力的事情。因为敦煌壁画年代跨度是很大的,不同时代的颜料成分也有差异,所以其实是非常复杂的。

《高光谱技术无损鉴定壁画颜料之研究》插图

可见光(上)与紫外荧光(中)、红外假彩色(下)对比

多光谱摄影不仅仅是让我们这些吃瓜的看到以前不曾看到的画面,大声惊叹,还能确定颜料、提取当年的底稿,更是壁画保护与修复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并且,它是无损的,它也是年轻的(真正开展其实也没几年。)

现在对于修复与保护的理念和技术都更全面、更立体、更细致、更科学了。就像讲座后面有人提问关于大都会博物馆的壁画,那种粗暴地直接往上刷一层自以为是保护层的做法,如今是不会有了,而敦煌壁画曾经也走过一些弯路,多光谱成像也能帮助我们定位曾经修复的痕迹。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中的广胜寺元代壁画

喜欢丝博周旸老师说的,万物都是会归于湮灭的,而文物保护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行为,希望可以多争取一点时间给未来。一项长期结果是如此悲观的事情,却依然有人乐观而积极为之努力,本身就十分令人敬仰。

对于我这样爱好着这些人来说,科技与这些文物保护者就是我们的神!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