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农村回迁房:简直住进吴冠中的画里

2017-02-09 钱江晚报

吴冠中笔下的旧时江南,白屋连绵成片,黛瓦参差错落,曾经是寻常巷陌,多年后却是很多人记忆中永远回不去的故乡。 (来自:钱江晚报)

然而春节前,随着gad建筑设计总监孟凡浩在微博上晒出一组富阳东梓关农村回迁房的建筑组图后,顿时炸响一片惊叹,人们赫然发现,吴冠中笔下的水墨江南,竟真的走进了现实。图为吴冠中画作。 (来自:钱江晚报)

春节假期一结束,记者便前往东梓关村,一探这幅水墨“画卷”。 (来自:钱江晚报)

从杭州市中心驱车不到一小时,这个细雨中的小乡村就出现在眼前,有着与城市全然不同的静谧,隔着或墨绿或淡绿的隔离林与农田,远远的一片白色建筑如画卷立在其间。 (来自:钱江晚报)

已成“网红”的回迁房,就在村子的南面,穿行其间,三层的白色建筑错落布局,三三两两形成12个组团,共46幢。 (来自:钱江晚报)

去年6月,一期46户村民在村委的牵头下完成了抽签选房,随后在去年8月完工交付。如今,记者看到有三户村民已入住新居,另外大多还在不紧不慢地装修中。图为46幢回迁房建设前的原农田。 (来自:钱江晚报)

“心急”的村民如A-61号房的方炳鑫、梁罗英一家,去年9月后便着手装修了。从设计到施工只花了四个月,就是为了赶在春节前住进去。记者远远便注意到方家,两盏大红灯笼高高垂在门口,一串串彩旗挂满了整面围墙,年味仍然十足。走进院子,赫然是一片小花园,栽着几株茶树,落地玻璃门敞开着,中式风格的堂屋让人眼前一亮。堂屋和后院中间有天井,卫生间设计了砖格花窗,光线明亮。二楼走廊上的墙用落地玻璃窗和外层木质格栅代替,即保证了采光也注意到了私密性与美感。大露台上可以晒衣物与干货,三楼还设置了储物间。为了匹配最美回迁房,方家装修花了80万,远超房子的费用。 (来自:钱江晚报)

方大伯说:“亏这房子大,342㎡,这个春节我们一家12口人一起在这儿过的,我们老两口,加上三个子女的家庭,家里五个房间全住满了。”对于能住上“网红”新居,小儿子方浩感慨:“就算我们自己盖,无论如何也造不出这么漂亮的房子。” (来自:钱江晚报)

事实上,刚刚庆祝完70岁大寿的方炳鑫、梁罗英老两口,以前没想过有一天还会回到故乡东梓关村来住。早在2006年,他们便举家搬去了富阳镇上的新房,空留老宅在那里,任其破败。“这是东梓关村的一个缩影。”70后的方浩回忆,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公路还没有造,东梓关村作为水路交通要塞,曾经很是繁华,从富阳去杭州,都要从东梓关码头走。但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水运随即没落,村子也跟着萧条了。90年代后,东梓关村的年轻人开始走出小乡村,去往富阳或更远的城市谋求生计。 (来自:钱江晚报)

2000年以后,在外挣了钱的村民陆续回村里重建老宅。“我们家那个时候还没有经济条件重建,到了2006年那会儿想要重建了,跟村里报批却已经不允许自行改动老宅了,要等村里统一规划安置。”图为东梓关村核心区长塘边旧时模样。 (来自:钱江晚报)

或许可以用“缘分”来形容,虽然没赶上曾经那一拨回村自建老宅的浪潮,方家却因祸得福地住上了“最美回迁房”。图为东梓关村旧貌资料图。 (来自:钱江晚报)

东梓关村入口处的“美丽乡村 设计先行”,还是郁达夫手迹。 (来自:钱江晚报)

整治修缮后的东梓关村貌。 (来自:钱江晚报)

东梓关村“杭派民居”一期建设中的俯瞰图。 (来自:钱江晚报)

设计模型。 (来自:钱江晚报)

吴冠中笔下的江南民居。 (来自:钱江晚报)

吴冠中画作。 (来自:钱江晚报)

东梓关村景象。 (来自: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