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浙江一医院正在手术 患者却泰然刷手机

2017-04-21都市快报

记者 葛丹娣 通讯员 王家铃 周素琴 编辑李大可

你见过患者做手术还在玩手机的吗?69岁的朱大妈,前天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下肢静脉疾病微创技术培训基地挂牌仪式暨第四届Closure Fast静脉腔内射频闭合术学习班”上,分享了她的这一真实体验。

医生为何破例让她带手机上了手术台

朱大妈,杭州人,身高166厘米,体重138斤,患下肢静脉曲张十多年。退休前,是一名车间的技术工。

“虽然我们做的是流水线工作,技术难度不是很大,但很考验体力,因为我们除了中午休息时可坐一会儿,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站着的。”朱大妈说,也正是那段工作经历,她患上了下肢静脉曲张。

3月30日傍晚,朱大妈接受了下肢静脉曲张手术,手术由邵逸夫医院血管外科副主任朱越锋副主任医师主刀,手术时间蛮短——18分钟,顺利得出乎朱大妈意料,以至于刚走出手术室,她就兴奋地拉着朱越锋医师合了张影。

“轻轻松松,手术就做好了。”这是朱大妈对此次手术最大的感受,“真的是轻轻松松,哪有这样手术的,完完全全颠覆了我对手术的认识。真的!我一点都没夸张。”

朱大妈说,她是一个对手术天生充满恐惧的人,听到手术就害怕,就在手术前的那天晚上,她还吃了颗安定。

作为朱大妈的主刀医生,朱医师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恐惧,为了缓解紧张情绪,朱医师破了个例——允许她带手机进手术室。

“理论上,患者是不能带手机进手术室的,但她(朱大妈)太紧张了,必须找个东西让她放松下来,不然会影响手术的进程,恰好她又是那天最后一台手术,我就允许了。当然,她的手机是经过处理后,才拿进去的。”朱医师说。

“他们给我手术的时候,我就管自己看朋友圈,有时候还给他们拍拍照,很轻松,一点都不紧张。”朱大妈说。

朱大妈的手术,学名叫“ClosureFast静脉腔内射频闭合术”。

“射频导管相当于高频的电磁波,通过物理作用,把曲张的静脉消融闭合,让它不再发挥作用。”朱医师说,手术是在穿刺下完成的,只需要局部麻醉,且剂量很小。术中,患者的意识是清醒的,这也是为什么朱大妈可以一边玩手术,一边接受手术的原因。

手术结束后,朱医师让朱大妈自己下地走走。“当时,我心里想刚做完手术就下地,肯定很痛的,但朱医师坚持要我走走,我只好慢慢来,我先是用脚尖蹭了一下地,发现没感觉,就迈出去了。”朱大妈笑着说,那天她是自己走出手术室的。

当晚,朱大妈就出院回家了。此次手术,算上缴费、检查,她待在医院的时间不到24小时。

日间手术,让患者最多跑一天

“我是在2015年去澳大利亚交流的时候了解到这种术式(ClosureFast静脉腔内射频闭合术)的,当时,我就震撼到了,觉得非常不可思议。那时,在国内能让下肢静脉曲张两天内出院就已经是极致了。”

朱越锋医师说,在我国,差不多每十个人中就有1.5人患下肢静脉曲张,部分患者因害怕手术,一直拖延不治,最后不得不面临截肢,更严重的则诱发了肺栓塞,那可是致命的。为此,他把这种术式引到国内。

目前,朱医师已经做了400多台ClosureFast静脉腔内射频闭合术,手术量已预约到了8月份。

下肢静脉曲张是邵逸夫医院日间手术的重要病种之一,院长蔡秀军教授说,日间手术让患者真正实现了“最多跑一天”就完成手术的愿景,让患者就医更有获得感。同时,也是解决“看病难、看病烦”的一个重要方式,它带来的是一个“三赢”的局面——患者、医院、政府“三满意”。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