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林彪绝非不敢指挥朝鲜战争,战前他真的是累病崩溃了

2017-09-11精忠蓝盔

文 / 水竞

46年前,也就是1971年的9月13日零时许,毛泽东的接班人、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副统帅林彪,带着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等人,乘坐我空军英制的三叉戟飞机,从北戴河的山海关机场起飞,外逃苏联(今俄罗斯)。一个多小时后飞机在蒙古国的温都尔汗附近坠毁,机上人员全部死亡。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9.13事件"。

至于坠机的原因有各种版本说,但究竟是什么原因,四十多年来一直没搞清楚,前苏联后俄罗斯也一直缄默不语守口如瓶,至今仍是一个迷。但以林彪为首的反党集团的定论,至今仍没有丝毫松动。

中国改革开放后特别是进入新世纪这十多年来,有关对林彪对"9.13事件"的研究一直持续,且成果丰硕,专家学者、当事人、兴趣爱好者的新观点、新分析、新材料不断呈现,由此,林彪也就从历史上的大英雄到大恶魔,渐渐被打回了原形。本文讲述的就是建国初期林彪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情景,你绝想不到,当时如日中天的林彪,在英雄风光的掩盖之下,竟过的如此痛苦凄凉。

1949年10月16日历时三十四天的衡宝战役胜利结束,战神林彪完胜小诸葛白崇禧,白集团残部退回广西,林彪一路追杀,在广西桂林地区狂殴小诸葛,至1950年初,白崇禧的残余主力被彻底歼灭——这是新中国建立后,由林彪打的第一个漂亮的会战。

小诸葛败了,林彪也累垮了,再加上旧伤复发他开始吐血、昏迷,43岁的林彪这回真够呛了,经多次向中央打电报,1950年3月13日,经毛主席批准,林彪从武汉到北京治疗休养——早在1938年3月1日,31岁的八路军115师师长林彪,身穿缴获的日军呢子大衣骑东洋战马,带随从十余人招遥穿过阎锡山的晋军防区时,被晋军哨兵误认为是日军而打了一枪,弹穿前胸的林彪一头栽地,从此留下了后遗症。

由于先期进京的党政军机关、高级领导人、民主人士、社会贤达等早已把北京城的适宜的房子都占了,林彪到京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住处,只好暂住到颐和园里的翠云轩。战乱时期的颐和园建筑年久失修,败落的很。据当事人回忆,翠云轩也很破旧,林彪住在一间又大又阴暗潮湿的房间里,春寒料峭,又不能生火炉,只好自己搞了一个电热棒,就是在一个瓷捧外缠上电热丝,通电烧红,靠这样取暖。

为了挡风,林彪的房间里挂了三层窗帘,人一进去就好像进了山洞,眼睛好一阵子都适应不了,白天进去都要打手电筒,他还嫌手电筒光太强,还要用布蒙上。屋子老见不到阳光,又不通风,屋里就潮床铺也潮,开始两套被褥,铺一套晒一套,遇上下雨就用炉子烤,后来曾加到三套,每天换他才感到舒服一些,他还问,今天被子怎么弄干了。

这一年是林彪自负伤后病得最厉害的一个时期,主要是怕冷怕热、腰疼头痛,失眠的厉害,一天到晚静不下来,需要不断的活动。一到晚上更严重,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烦躁、折腾,他睡不着觉,工作人员也无法休息,时间一长,几拨服务人员都累垮了。国内外那么多专家为他治都没治好,没办法,最后他自己给自己治,开药方。

林彪还有一本医书,是在东北时一个大地主家里的藏书。林彪把这本书从东北带到关内,又带到武汉,一直带到北京,书都让他翻烂了。他自己收集偏方,并试着熬药,有一次吃了自己开的药,居然休克了。病痛最厉害的时候,他难受得抓着警卫员的手大叫"好兄弟,帮帮我吧!"其实,林彪的病就是1938年阎锡山的哨兵那一枪,损害了神经。这一枪落下的痛苦整整伴随了林彪的一生。

据当时林彪的内勤回忆,那时林彪林已经病到极点了,他脸色苍白,瘦得皮包骨,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一天到晚就这么躺着,他也想动一动,可即不能坐又不能走,咋办呢?只好让人抖他的胳膊抖他的腿,这样才好受一点。林彪本来话就少,现在病了,话就更少了,一天也说不了一句,醒的时候眼睛就怔怔的望着天花板,像是在想心事。一个人再有本事、再能干,一旦病倒在床上就只能任人摆布,别看林彪是百万大军的统帅,病在床上就像小孩子一样,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让他怎么干他就怎么干,一点没脾气。

无论在什么地方,林彪夏天是不挂蚊帐的,他说是嫌憋得慌。可在颐和园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水和草蚊子很多,不挂蚊帐是没法睡觉的,没办法只能打蚊子,可打蚊子又不能出大声,工作人员就想了一招,在长竹竿头上用毛巾捆成个团子再沾上水,就这样把蚊子一个一个捅死在墙上。

因为怕光,林彪的房间里没有大灯,只有个小台灯是为了看体温计用的,台灯上面还盖了好几层布,只留一道缝。因为他怕冷又怕热,因此对自己的体温很在意,他的体温比正常人要高一些,总在37度以上,每次试体温他都要问,一旦体温高了或者没降下来,他就会很不安,就会自言自语,神神叨叨,别人怎么跟他解释他也不信,老是耿耿于怀,时间长了别人也懒得说了,任他叨叨去。

林彪晚上睡觉要换三次被子才能保持温度的平衡,开始睡时只盖被罩,午夜时换成毛巾被,零晨三四点再换成毛毯,换的时候相当麻烦,不能冻着他,先要把换的东西卷成筒状,放在他脖子下面,然后一点一点往下撤他身上盖的,撤一点盖一点,直到撤下原来的,盖完新换的。他每晚要起两次夜,九点左右一次,凌晨一点一次,每次小便也都在床上,也不能冻着要用被子捂着才行。

每次体温下来了,他的心情就会好很多。有一次他心情不错,想起来坐坐,工作人员扶他起来时吓了一跳,原来由于屋子里黑,看不清他的脸,结果起来一看,他的胡子一搭拉,竞然有了半尺多长,要给他刮刮,他自己摸了摸,不同意,怕刮了太凉,于是只好用剪刀铰了铰,还留有一寸来长。当时,林彪的女儿豆豆正在上小学,每次来看他,他都双手拉着豆豆高兴得直喊:“豆豆!豆豆!豆豆来看我啦!”显得十分兴奋,由于屋子里太黑,没有阳光而且死静死静的,他这一喊,四处的人都跑了过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豆豆想给爸爸表演个舞蹈,由于屋里太黑,只好打开门,在门口跳上一段,林彪坐在黑乎乎的屋里看门口,也算是看了一出"剪影"。

林彪生病中,来看他的主要是四野的老部下,还有罗荣桓、黄克诚、刘亚楼等,周恩来也来过几次,主要是问候他的病情。林彪的病情好转后,周恩来建议在屋外搭一个棚子,好让他出来晒晒太阳,透透气。

这个棚子是封闭式的,但是三面的帘子都是活的,可以随时卷起或放下,工作人员就开始动员林彪出门见见太阳。在之前工作人员就开始做各种准备,比如把台灯上的布缝隙开大,直到拿掉,把门一直开着让林彪逐渐适应光亮等等。一开始他死活不同意,后来经不住劝说,终于肯到棚子里坐坐,时间长了感觉还不错。活动多了,身体机能也慢慢恢复了,其他方面也就慢慢好起来。

比如说吃饭,原先他只能吃青皮鸭蛋,只吃青不吃黄,后来都能吃了,吃馒头最多吃两个小的,没有一两重,一切四半放在水里泡湿再吃,后来也吃一些肉丸子和青菜汤。

林彪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让人抖他的手、胳膊,据林彪的司机楚成瑞老人回忆:有一次,他难受的又让我抖他的手,抖了手、胳膊还不行,又让我拍打他的肩,我不敢他还不高兴,逼得想出一个中办法,用车颠他。他不是喜欢震动吗,全身震不是更好吗。我先弄个中型卡车,在后面做了个帆布棚子,两边各有一个小窗户,屁股开两扇门,就像现在的大屁股北京吉普一样。秘书们看到我折腾就问我干什么,我说首长不是要震动吗,外边的路不平,开车颠颠首长。弄完了,我就去动员林彪,开始他不干后来让我说通了答应试试。我让警卫员搬上去一把藤椅,让警卫员也弄个凳子上去坐,扶着林彪。然后我开车从颐和园跑到香山再回来,一路上坑坑哇哇,速度又快,颠得厉害。回来一问,林彪感觉很不错。于是第二天又跑一次,以后差不多每天都要颠一趟,林彪的精神真的好了很多,后来自己可以在院子里转圈散步了。

后来不知道是谁,出了个主意,要为林彪设计一个颠床,于是请来一个工程师,把想法告诉工程师,可工程师怎么也听不明白,后告诉他就像电马一样上下颠动,他才明白点。过了一段时间,这个东西总算造出来了,又是电动机,又是齿轮,又是皮带的,整整装了半个屋子,足有几吨重。一开马达,整个屋子轰隆隆作响,装在上面铁床就上下震动起来。请林彪来试,结果只试了一次,不到三分钟,以后他再也不来了。

据楚成瑞老人回忆,林彪身体渐渐好转后,毛泽东召见过他几次,大概在1950年的九十月份,家里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说是林彪准备赴朝指挥作战。

楚成瑞回忆说:我们工作人员也都接到通知,说是要准备去朝鲜。当时都领了朝鲜人民军的新军装,但是什么标志都没有,新水壶、新毛巾上面也没有字。还更换了一批不宜出国的人员,如老炊事员、老阿姨等。林彪自己也在准备,地图、指北针、各种笔,望远镜,甚至还有自卫手枪等。

老人的这段回忆非常重要,如果回忆真实准确,那就说明,林彪是准备赴朝的,起码是作了大量准备的。并不像今天传说的那样,林彪是因为惧怕美军,而托辞有病拒绝赴朝的。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