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爱“漂白”,他们称一切都是为了这种“绿”

2016-11-21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 (文/Husam Asi 编辑/樟木)

近期上映的漫威电影《奇异博士》中,英国演员蒂尔达·斯文顿出演了一位亚洲的法师古一,这又一次引发了对好莱坞一个坏习性的热烈讨论:“漂白”,即选取白人演员来饰演非白人角色,尤其是主角。并且,好莱坞似乎也没有修正这一点的倾向。明年,斯嘉丽·约翰逊将要出现在美国改编的日本漫画系列《攻壳机动队》电影版中,饰演主角草薙素子(Kusanagi Motoko)少校。

蒂尔达·斯文顿在《奇异博士》中扮演亚洲法师

好莱坞不认为这种漂白行为存在问题,坚持称这是出于经济原因。他们说,这并不关乎种族;他们能看到的唯一颜色是绿色(美元的颜色):非白人演员并不具有票房号召力。这是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和制片人及明星杰拉德·巴特勒,在被质疑为何在他们最近制作的电影《法老与众神》和《神战:权利之眼》中选用白人演员来出演埃及人时的辩词。

德普在《独行侠》中扮演一位印第安人

尽管如此,《法老与众神》与《神战:权利之眼》也并未获得票房上的成功。其它近期白人演员出演非白人角色的影片,诸如在卡梅伦·克罗的《阿罗哈》中,艾玛·斯通出演了一个华裔夏威夷人,《小飞侠:幻梦启航》和《独行侠》中鲁妮·玛拉和约翰尼·德普分别出演了印第安人,这些影片同样没有获得高票房。

同时,像《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速度与激情7》、《奇幻森林》与《自杀小队》这样,卡司的种族具有多样性,由非白人演员出演主角的影片,却频频打破票房纪录。事实证明,影迷们似乎并不像好莱坞那样在意演员的肤色,这驳倒了他们以经济原因为由“漂白”卡司的行为。所以好莱坞为什么要坚持这么干呢?这中间有没有某些涉及种族的动机?

玛丽·碧克馥曾把脸涂成黄色来扮演日本女子

好莱坞早年就有使用白人演员饰演其他种族角色的习惯,但并不像今天这样完全抹去种族的概念,即白人角色不上妆就出演有色人种的角色。曾经的好莱坞电影中,黄种人或黑人是由白人上妆后饰演的。1915年,在脸上画深色妆的某白人演员在D·W·格里菲斯的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中扮演了可憎的黑人角色。在电影《蝴蝶夫人》中,白人女星玛丽·璧克馥也是将脸涂成黄色,出演一位日本女性。在他们之后,有许多白人演员出演了非白人的主角,他们扮成中国人、日本人、阿拉伯人或印第安人等。与此同时,有色人种只能出演配角,并且大多数时候是反派。

无论怎么拼,华裔美国演员黄柳霜也仍然只能扮演一些花瓶或者反派角色

即使是国际知名的有色人种演员,比如华裔美国演员黄柳霜,也无法摆脱程式化和带有偏见的角色。1935年,她拒绝了在电影《大地》中出演反派东方龙夫人,而电影里面身为主角的中国女性则由白人女演员路易斯·莱纳出演,后者凭借此角色获得了奥斯卡奖。最终,黄柳霜离开好莱坞去了欧洲。

著名的演员李小龙厌倦了在好莱坞出演老套的配角,于是1971年去了香港,他最终在一年内成为了国际巨星。在离开好莱坞前,李小龙向华纳兄弟提议了一个关于少林武僧的电视剧。华纳兄弟采纳了李小龙的点子,然而他们重新命名了它并让白人演员大卫·卡拉丁来主演,而大卫甚至连武术都不会。

不会武术的大卫·卡拉丁,取代李小龙演武僧

华纳兄弟的决策从经济角度来看并不明智。毕竟,李小龙拥有成为巨星的一切要素:他英俊,有才华,有魅力,并且事实证明影迷们爱他。他其实已经够“绿”了,但在“好莱坞”的世界里,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与生俱来的“黄色”标签。

想要理解好莱坞对于有色人种演员的态度,必须看看它在电影中诠释的非白人文化和呈现的角色。早年开始,好莱坞塑造的亚洲人、阿拉伯人、黑人与印第安人形象,不论在道德层面还是文化层面上都比白人劣等。例如1915年的《一个国家的诞生》将黑人塑造成了好色的强奸犯;1935年的《沙漠情酋》将阿拉伯人塑造成了野蛮的禽兽;1940年到1960年的《傅满洲》系列电影则塑造了一群邪恶的亚洲人。如果将这些影片中非白人角色负面的形象(这种塑造如今仍然盛行)归咎于经济上的必要,那就是对观众智商的侮辱了。所以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在系列电影《傅满洲》里,亚洲人被描述得很不堪

在好莱坞,制作一部电影从编剧开始,他们撰写剧本,得到拍摄准许后,导演将剧本转换成影像搬上大银幕。像任何艺术形式一样,电影表达的是它的创作者的视野。它从创作者的内心深处涌出来,并且反映了他们从自己的人生经历与生活环境中吸收的思想和观念。普遍来说,电影创作者是从电影中获取其他文化的知识的,而电影将角色分为我们——长相与行为都和电影创作者类似的人们,和他们——与电影创作者不一样的陌生人群。借鉴以前的电影,新一代的电影创作者只会继承那些旧电影中对文化风俗不同的人民的老套与偏见。好莱坞由白人统治,所以在电影中白人通常是好人,而坏人是其他民族的人们。

即使某些开明的白人导演试图避免落入将其他种族定型的俗套观念,他们最终还是没能完成任务。他们仅仅将非白人角色从反派改成了受害者,将他们的命运从被白人英雄消灭改成了被白人英雄拯救。好莱坞电影反映的是西方人所认为的现实,那就是,无论他们有何社会或政治观点,他们都认为自己是人类的守护者与道德的执行者。所以,少数裔种族的英雄被“漂白”,并且将反派配角交给非白人演员,这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撞车》中的泰伦斯·霍华德

因此,我怀疑在一部由白人导演拍摄的电影中加入更多的少数裔种族角色是否真的能改善好莱坞对少数民族的态度。演员之于导演,相当于黏土之于雕塑家。他将其塑型,来适应自己的视野,无论他或她是否是白人。2004年,保罗·哈吉斯执导《撞车》,导演强迫黑人演员(泰伦斯·霍华德)出演一个刻板的黑人,而不是一个真正的黑人。少数裔种族演员经常向我传达自己在试镜和片场,都曾被指示要扮演与他们真实的自我截然相反的角色。

《辛瑞那》中的和阿拉伯人有关的镜头

在倾听了许多好莱坞的电影创作者对他们电影中其他种族失实的陈述辩解后,我了解到他们只是轻信了某些传闻,或者缺乏对其他文化的理解。例如,乔治·克鲁尼在他2005年的电影《辛瑞那》中延续了一个谬论,即阿拉伯人要么是富有的酋长要么是沮丧的恐怖分子,而不是像他一直标榜的那样试图改善阿拉伯人在好莱坞电影中的形象。在接受我的采访时,他承认他从美国白人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他觉得只有阿拉伯导演才能呈现自己人民的真实形象。

林诣彬给《速激》系列带来的最大改变是加入了很多非白人角色

事实上,在少数裔种族导演制作的电影中,另外一个民族的性格看起来非常不同:他们丰富,并且复杂。由于在有色人种导演的眼中,世界具有种族多样性,而不是纯白的,因此他们能在电影中给我们提供丰富的有色人种角色,正如温子仁和林诣彬分别在《速度与激情7》和《星际迷航:超越星辰》中做到的那样。

与那些因为自己的电影中缺少有色人种演员,而以经济理由作借口的白人导演不同,有色人种导演常常告诉我,具有种族多样性的卡司对于他们来说是很自然的选择。在索尼泄露的电子邮件中,艾伦·索金抱怨改编迈克尔·刘易斯的小说《快闪小子》十分困难,因为主角是亚洲人。后来,索金暂时放弃了这一项目,他去写了《乔布斯》的剧本。但是,李安在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改编成电影时却并未遇到任何问题,他选用了一个印度的新人来担任主角。

华人导演李安执导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讽刺的是,李安的《少年派》全球票房高达6.9亿美元,并收获了多个奥斯卡奖项,包括李安本人获得的最佳导演奖,而索金的《乔布斯》不仅票房上惨败,而且在奥斯卡颁奖礼上颗粒无收。

此外,尽管亚洲市场,特别是中国,在未来几年预计票房总量将超过美国,占据主导地位,然而好莱坞仍在这条“漂白”路上固执前行。它没有培养新的中国电影人,没有将故事设置在中国角色中发生,而是在自己的电影中插入中国演员,就好像他们是某种替代产品。比如,范冰冰在《钢铁侠3》的中国版本与《X战警:逆转未来》中出演,并且只有一句台词。中国观众并未被愚弄,所以称那些在好莱坞电影中出演的中国明星为“花瓶”。

汤姆·克鲁斯曾在影片中秀中文台词

如此急切地想要打入中国市场,好莱坞采取了另外的策略:让白人明星在影片中说中文台词。汤姆·克鲁斯、布鲁斯·威利斯和凯特·玛拉都这么干过。中国影迷并没有感到印象深刻,只感觉滑稽,所以他们选择更多地观看本土电影,这导致中国本土影片的票房占比升至57%。并且,同时期好莱坞电影的票房占比从去年的53.5%,降至了46.9%。

如果好莱坞真是“绿色”的,就像它一个世纪以来声称的那样,那么是时候证明这一点了。他们会不会制作出能使中国观众产生情感共鸣的电影?会不会雇佣中国编剧和导演来拍摄?会不会选择亚洲演员来担任主演?

尽管好莱坞展现出了一些在种族多样性前线上的进展,它仍然坚持选择白色,否则,《奇异博士》中的亚洲法师古一与《攻壳机动队》中的草薙素子少校就会选用亚洲演员,而不是分别由斯文顿或者约翰逊来扮演。

《好莱坞秘事》往期报道:

申报了37年奥斯卡,内地电影为何还是一无所获?

王健林入侵“好莱坞”,美国人慌了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