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
24小时热点新闻
立即下载
腾讯新闻
好友一起读,下载领红包
下载领取

揭秘金球奖幕后事:公关手段强,中国某大导也去过

2017-01-10腾讯娱乐

当我在2010年加入好莱坞海外记者协会(HFPA),并且成为金球奖评委之一之前,我常常被奥斯卡与金球奖的标准弄得十分困惑,也常常因我喜爱电影的缺席而感到愤愤不平,因为我觉得它们在艺术成就上更加完美,更值得拿奖。所以当我进入好莱坞体系,拥有一些影响力时,我决心做些什么来改变这一现状。很快地,我就发现自己曾经多么天真与无知。

我投票的第一年,与金球奖提名的重合率低于30%,而与奥斯卡的重合率大约是40%。与奥斯卡重合率更高的原因是他们不给电视剧颁奖。很多影评人的年度最佳影片名单也能与金球奖和奥斯卡的提名名单达到这个重合率,这些影评人的名单甚至不互相关联,再次证明了艺术不是精确的科学,无法靠刚性的数学定理与逻辑思维来支撑,而是由我们的情绪反应来衡量的一种主观表达。

金球奖奖杯

“我希望观众感觉到的是我们的电影,而不是理解它们,”《蝙蝠侠:黑暗骑士》三部曲的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曾经这样告诉我。事实上,我们更欣赏故事与我们产生共鸣的电影,与片中角色产生羁绊,间接感受他们的痛苦与快乐。但考虑到我们来自不同的文化、信仰与种族,这些可能造成不同的感悟,所以我们可能会对同一部电影产生不同的反应。

视频:第74届金球奖红毯全程回顾 好莱坞巨星欢聚一堂惊艳亮相,时长约1小时17秒

拿奥斯卡提名来说,它们更易被预测是因为三分之二的评委,也就是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成员,是白种男人。而金球奖的预测更具有挑战性,因为90位好莱坞海外记者协会的成员,男性与女性各占一半,并且来自各个不同的国家与文化。难怪由白人精英组成的美国媒体会谴责他们为“怪人”,但正确的词语应该是“多样化”,这也正是奥斯卡奖努力想要达到的东西。

事实是,你不必成为一个电影专家来评价一部电影的价值。这一事业所需的唯一品质是拥有感情,换句话说就是成为一个有感觉能力的人类。实际上,在一部电影上映之前,制片公司会从商场中召集任意人群进电影院观看这部电影,从而根据他们的反馈来重新剪辑电影,这通常是令导演懊恼的一件事。

《托尼·厄德曼》在戛纳被冷落

此外,在诸如多伦多这样的电影节上获得观众选择奖的影片,像是《逃离德黑兰》、《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为奴十二载》等,都在奥斯卡和金球奖上席卷最佳影片这一奖项。但是在像戛纳与威尼斯电影节这样享有声望的电影节上获得巨大成功的电影,却很难在奥斯卡与金球这样的地方获得一席之地。有一部德国电影,叫《托尼·厄德曼》,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被评审们冷落,却得到了观众们的热爱。它不仅在金球奖上得到了提名,同时也成为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项的提名影片之一。同时,威尼斯电影节上,《爱乐之城》在最高奖项上被评委们忽视,却获得了多伦多电影节的观众票选奖,同时也领跑了金球奖与奥斯卡的诸多奖项。

所以评判一部电影,奥斯卡与金球奖的评委并不比观众们更有资格,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的投票对一部电影与演员的影响。比如说,金球奖吸引了大量媒体与公众的关注,全球有数亿人在电视与网络上观看金球奖颁奖礼——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名声的力量。

《少年时代》因拿下金球奖,票房增长了1003%

金球奖的认可对于一部电影而言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福利。一次提名可以对票房产生高达30%的提升,而一次获奖则可能将票房推至获奖前的1000%。几个例证,《少年时代》与《布达佩斯大饭店》是2015年金球奖的赢家,票房分别增长了1003%与753%。研究表明,一部电影因获得金球奖而得到的额外票房收入为1420万美元。该奖项的认可同样会使影片DVD的销量大幅增加。

对电视剧及演员来说,一次提名或者获奖的意义甚至更加重大,因此更令人垂涎。几位电视剧的高管告诉我,这有时甚至事关一部电视剧的生死。在当今这个电视、网络与在线多媒体流竞争激烈的时代,一部电视剧很容易就陷入被忽视的深渊,最终被播放平台所抛弃,但一个来自金球奖的首肯则保证了它的生存和复兴。一部电视剧在面临腰斩时如果迎来金球奖的认可,那么获得续订机会的情况也会多了很多。

演员们也会获得巨大的利益。一些演员的经纪人向我透露,一次金球奖的获奖会使他们艺人的薪酬平均提高20%。几位年轻的演员也告诉我,得益于他们的金球奖提名,他们被报酬丰厚的工作所淹没。同样,成熟的演员也会收获职业生涯的高峰,而他们在得到这一荣誉之前地位可能已经摇摇欲坠。

瑞奇·热维斯因拿下金球奖而获益

瑞奇·热维斯曾在他主持的2013年金球奖颁奖礼的时候嘲笑这个奖杯的价值,而在一次BBC的采访中,他向我承认他在2001年因监制参演电视剧《办公室》获得的提名为他打开了好莱坞的大门。“这部电视剧在英国规模很小,却突然被全世界所知。好莱坞的每个人都想要与我聊上两句,”他这样说道。确实,这个奖项使这位英国喜剧演员成为了明星,也催生了这部小规模电视剧的美国版。

张艺谋与本文作者Husam在金球

而在幕后,这些奖项的引擎是那些宣传人员与奖项顾问,他们的项目或艺人获得提名或奖项时,他们也获益良多。实际上他们才是这些奖项真正的赢家,因为没有他们的工作,这些提名或得奖的影片与艺人几乎不可能得到任何认可。所以每当奥斯卡与金球奖的提名公布后,我的第一反应是看看谁是影片背后的公关团队,而不是影片的演员是谁。

《金陵十三钗》只获得提名

考虑到这一切,电影奖项的概念就完全改变了。就像好莱坞里其他东西一样,他们是企业,建立在“电影仅仅是产品”的前提下。雇佣一个强大的营销与宣传团队,制片公司就像吸引观众去电影院看他们的电影一样,用同样的方式诱使评委们为他们的电影投票。中国某家公司也曾花费巨大去金球公关,但其出品的张艺谋导演的《金陵十三钗》也并未获得任何奖项。在每一个奥斯卡与金球奖得主背后,都有一场耗资数百万美元的巨大公关活动。所以如果你认为你最喜欢的电影得奖是因为它在艺术上比其他影片有着过人之处,那么不幸地,你错了。

爱乐之城在74届金球奖上七次提名全中

当然,你不会送一匹瘸腿的马去参加一场比赛。一部电影想要参与这场竞争首先得拥有艺术价值,而制片公司充分意识到了这一点。考虑到奖项公关活动的费用,制片公司不可能为一年内他们制作的所有电影都采取这样的策略,因此高管们会坐下来,与他们的宣传部门和奖项顾问一起讨论出一个数字(不会高于4部),这样他们的电影才有赢得奖项的最大机会。被选中的影片往往占据以下优势中的一项甚至多项:

影评人正面的评价;

能吸引评委的社会或政治主旨;

电影节、媒体甚至是社交网络的热议;

票房上的成功;

大师执导。

但最终,好的奖项顾问或经纪人在看到一部影片的时候基本就能判断出它是否会获奖,套路真是深啊。

一旦选定参选影片,制片公司会雇佣奖项公关与顾问,他们多年来与评委们建立了良好的私交,甚至掌握了他们的心理、情感、社会、政治和艺术的品位倾向,接下来他们将为每部影片制定具体的公关策略。大多数情况下,公关活动所传达的信息比所宣传的电影的主旨更为重要,因为所有的评委都会参加公关活动,但并不是每位评委都会看这部电影。奥斯卡的评委们都是忙碌的专业人士,他们会在世界各地的片场工作很长时间,很少有时间看几百部电影。他们中的不少人向我承认,他们只是复制了金球奖的提名名单,或者为自己朋友的电影投票。

有效的公关活动也会让电影的艺术价值变得不那么重要。很多评委告诉我,他们因为史蒂夫·麦奎因执导,获得2013年金球奖与奥斯卡奖的电影《为奴十二载》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暴力镜头而不忍看完,却因为它的政治正确而为它投票,或者仅仅是害怕不选它会被认为种族歧视。

政治十分正确的《拆弹部队》是当年奥斯卡的大赢家

政治正确,同样也是学院成员在2009年授予凯瑟琳·毕格罗执导的《拆弹部队》获得最佳影片与最佳导演的原因,因为那时奥斯卡觉得,是时候去褒奖一位女性导演了。这些有效的政治正确的信息,同样也是精心策划的宣传策略所传达出来的。

除了在像《综艺》、《好莱坞报道》这样的产业内部刊物花费数十万美金购置广告页面,及在洛杉矶的广告牌上打广告以吸引评委们的注意以外,奖项的公关活动需要在个人层面上对评委们进行不懈的追求,比如敦促他们参加电影的放映,这常常要和演员一起参加晚宴与见面会。片方会邀请他们参加奢华的酒会,与明星们闲聊,而评委们通常都是从遥远的电影片场飞过来的,有时他们甚至需要坐15个小时的飞机,仅仅只是为了参加一个几小时的聚会。堆积成山的礼物会被寄到评委们的门口,包括这部电影的DVD、片中明星手写的明信片等,这些都只是出于得到他们关注的迫切心情。

公关团队会花很多钱在《好莱坞报道》上做广告

一部电影的公关活动,有时会变成它竞争对手的一次“反公关”。当我在一位影片公关面前夸赞另一部电影或是明星而不是他们的电影时,他们通常会反应激烈。他们将立即开始就这部影片或是参演明星进行长篇演讲,急切地想突出自己影片的艺术优势、高尚主题,以及赞美他们艺人出色的表演。“他/她难道不棒吗?”你经常能在颁奖季从公关口中听到这样的句子。这算是某种形式上的洗脑。

每部电影宣传的手段各不相同,而他们的效果也确实不同。如果一个评委声称他们不被公关所影响,那么他就是在自欺欺人。因为这些公关活动,正如任何形式的营销或者广告,旨在从潜意识和感情层面上影响评委,就像电影本身。这些公关活动的影响并不局限于奖项的评委,他们也在公众领域影响着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导向。

《权力的游戏》颗粒无收,今年获奖的电视剧被业内认为质量并不高

在与电影公司高管、公关、艺人与电影人们达成专业或者私人关系的这些年来,我对于奖项与评审的看法发生了变化。我知道了比起挑战好莱坞的权威,成为好莱坞体系的一部分才更行之有效。这个系统里,每个人为了在业内更好地生存,都必须依赖他人,这是一种伙伴关系。电影公司需要这些奖项,与我希望金球奖成功的程度相同。我如何投票是另一个话题,但我想说的是,今年我的投票与金球奖的提名达到了90%的重合,也同样会与即将到来的奥斯卡提名重合度极高。

实用主义总是会比理想主义产生更好的结局。生活如果是完美的,那么它将多么枯燥乏味啊。而这不完美,则是我们一直在寻找并且喜欢的东西——娱乐的源泉。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