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x 
中子星金融 2020-07-24 16:30:59
科技金融 赋能产业
图片
2020年7月4-5日,第八届中国管理学者交流营年会(CMSW2020)成功举办。中子星金融创始人兼CEO张鹏,作为企业家代表应邀出席。
在明哲访谈环节,张鹏与陈明哲教授、陈春花教授就归国创业、中美企业异同、企业家代际传承等企业管理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和交流。
中国管理学者交流营
中国管理学者交流营是由美国维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讲席教授、国际管理学会2012-2013 届主席、国际管理学会暨战略管理协会终身院士陈明哲教授组织发起,希望通过定期研讨和交流,促进中国管理学者的成长与发展、推动中国管理问题的研究、提高中国管理教育的质量、助力中国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继2013-2019 年前七届年会分别于清华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南开大学、浙江大学/浙江工业大学、吉林大学、西北工业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成功举办后,考虑到疫情的影响今年于7月4-5日以兰州大学为依托线上举办第八届中国管理学者交流营年会。
— 明哲访谈 —
企业管理的精一与双融
陈明哲
美国维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讲席教授
国际管理学会2012-2013 届主席
国际管理学会暨战略管理协会终身院士
陈春花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
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
华南理工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执行院长
张 鹏
中子星金融创始人兼CEO
北京市青联委员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常务理事
陈明哲:我与张鹏结缘,从他在沃顿商学院读博士开始,到离开华尔街回国创办中子星金融,在国内投资领域成为很被认可的杰出的中生代,有20年的时间。
张鹏:感谢明哲教授邀请我参加管理学者交流年会。我与陈教授有20年的渊源。当年听教授讲管理理念,国学功底也尤为深厚,受益良多,对未来人生也做了很多思考。
我回国创业是希望通过创新的商业模式形成平台化的公司,帮助金融机构提高投资能力,为上市公司和大型企业提供金融科技服务,打通上下游与金融机构的对接,提升企业运营效率。我们现在服务了上千家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
陈明哲x张鹏:中美公司的异同
陈明哲:你在国外做了多年投资,从专业角度看,中美公司的差异在哪里?又有哪些共同点?
张鹏:东西方不同文化下所产生的企业特质,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美国公司在灵活度和竞争力上,比中国公司要差一些,美国更多是一些固化下来的发展模式。
我们服务的客户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互联网创业公司,它们与美国公司的区别在于,中国创业环境非常好,好的想法可能很快就能得到支持,创业公司可以在一个新的领域,迅速成长起来。
我们有一家客户叫闪送,做同城快递业务,我在纽约时也有人在做这件事,但始终没有形成商业模式,中国的闪送就做成了,通过大数据分析,在什么时候接单,闪送员怎么分配,怎么通过更好的装备提升效率和安全性,这样它的成长就很快,而且通过资本市场很快拿到融资,从北京铺设到全国200多个城市,现在大概有30万人的服务团队。
我们服务的第二类客户是传统企业,与美国同类企业在业务模式上差不多,比起美国企业家,中国企业家思路灵活,更容易去接受改变。这两年中国的环境一直在变化,疫情之前经济放缓企业经营困难,我们走访了南方的很多企业,它们不等不靠、在夹缝中找到生存空间,比如进一步降低成本、主动同外方谈怎样分摊增加的关税。
中国企业很多是创始人亲自经营,他们全身心投入,更有动力带领企业去改变和转型。而很多美国公司都是职业经理人制,他们更注重短期目标的实现,迎合华尔街对企业财务指标的要求,满足于拿到自己的股权激励,没有长远的想法去做改变企业。
陈明哲x陈春花x张鹏:企业家与管理学者
陈明哲:谈到学习我想换一个角度,你觉得企业家可以从管理学者身上学习到什么?
张鹏:很多管理经验和实践经验,经过管理学者的提炼形成可复制的模式,这样才成为通行的理论。在这一点上,管理学者的贡献是非常大的。
现在的管理学者有一个非常好的特质——知行合一。我们知道陈春花教授,亲身去做过企业管理层,提炼了很多管理的东西出来。陈教授您也经常和国内专家、企业家交流,把他们的经验、思想,做了提炼和融合。这些都是我们需要从管理学者身上去学习的。
陈明哲:今天陈春花教授也在现场。她听到你这番话一定很受到鼓励。
陈春花:谢谢明哲老师,也谢谢张鹏。两位刚才的话题非常有意义:企业家向学者学什么,学者向企业家学什么。
企业家在每一个决策当中都有一个很明确的压力,而且这个压力可能关乎企业生死。所以,管理学者向企业家去学习的时候,要把自己放到管理的情境当中,首先要做学习者和观察者,然后再去评价、总结,形成可借鉴、可复制的东西,总结出来给大家。
从企业家这边看,企业管理中关键性、重大性的要素,管理学者有框架、有方法论、有训练把它总结出来。企业家通过学习去感受、去理解的时候,弯路可以少走一点。用明哲老师的话来讲,这是双融的另外一个内涵和视角:不仅仅是文化上的双融,还有理解上的双融,把各自的价值释放出来。
陈明哲x张鹏:前浪与后浪
陈明哲:作为中国年轻企业家的代表,你觉得他们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有没有缺点,如果有的话是哪一方面?
张鹏:中国年轻企业家的群体其实很大。我说一些共性的东西。
第一,视野开阔。这与老一代企业家是非常不同的。老一代企业家在改革开放初期开始创业,之前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借鉴。现在的青年企业家视野开阔,善于抓住机会,特别是新兴赛道的机会,比如我刚才讲的闪送。
第二点,学习力强。整体环境的变化非常快,如果没有很强的学习力,很快就会落后。很多创业公司不断探讨商业模式、用户、市场,这些在管理里面都是需要深入研究和探讨的。
第三,承压能力强。这一点,青年企业家与老一代企业家是非常相似的。他们的承压能力很强,在创业过程不断更新迭代,去打赛道。
刚才您也问到了缺点,一个可能的缺点是,很多人成功得比较快,容易过度膨胀、过度自信。这点可能是行业发展太快导致的,抓住某个趋势取得成功,甚至成了领域里的独角兽,实际上并没有找到真正的盈利模式。一旦市场出现变化或者出现错误,就会导致整个商业模式的崩塌。
陈明哲:你接触的老一代企业家也很多,以你长期的观察,从他们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张鹏:这个群体保持了一种非常质朴的奉献精神。这是与我们东方的家国文化是紧密相关的。老一代企业家想的是怎样能把事业做得更好,把对国家、对社会的责任感放在首位,而不是计较个人利益。
陈明哲x张鹏:疫情与中美竞争态势
陈明哲:在目前的疫情、中美之间的对立、冲突等因素下,你怎么看待行业的未来?
张鹏:金融行业最终还是要走国际化路径,不可避免地要与狼共舞。大量的外资、外资机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到了一定阶段,国内机构一定是与国际化机构比拼技术和实力,这是必然趋势。
对于国内机构来说,关键在于是否在这个阶段发展出了国际化的专业能力和专业水平。如果有的话,在竞争大潮中是有很多成长机会的。
陈明哲:你觉得中国企业在当下及疫情之后,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张鹏:要抓住新的发展赛道。过去20-30年的发展范式,受疫情、包括中美贸易战的各种影响,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是要做很多改变。
反过来说,我们在很多新赛道上,可以开创新空间,就看能不能抓住机会。只有这样才能另辟蹊径,实现弯道超车。
陈明哲x张鹏:企业的变与不变
陈明哲:最后一个问题,你怎样看企业的变与不变?
张鹏:变与不变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企业永远在变,外部环境也在变,不变的是初心、长远战略,像您说的“精一”,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不能改变的。
很多创业公司开始的目标是生存,这里所谓的“变”,是组织内部要灵活,要亲力亲为,冲杀在一线。当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成为市场中举足轻重的公司了,这时的“变”,是要找到更适合的机制来去适合公司的发展阶段。
内部组织结构,要不断去适应企业的发展阶段和外部的变化,这是最重要的。以变制变,这是我最深的一个体会。
- 更多相关阅读 -
复杂的头脑,简单的心
从格栅理论谈投资
复杂世界的思维视角